查看: 7266|回复: 0

家在清风雅雨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27 11: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我要注册

x
国庆节,京城作家一行四人来这清风雅雨间荥经.约我前往严道古城,在出县城不到两里路便被108线公路旁这声声鸟鸣唤醒。

鸟鸣声里咏唱着古城烟雨和座落在此的中国黑砂城的诱人韵味.杂着细如蛛丝的雨如一首动人的诗歌。使几位作家激动得打开车窗,蒙蒙薄雾中,蜿蜒的荥河水隐约可见,极目远眺,茫茫的云海是高耸云的灰青色的塔子山,山峦影影绰绰,像一副美丽的胜景,是哪位著名画家起早挥笔泼墨,绘出了这锦绣的美丽画卷?他们微闭双眼,进行森呼吸,,嗅到的是河水淡淡的甜。那些水中的白鹤们品尝着这清澈的河水,低语呢喃。



在这“中国黑砂城”严道古城里,在这粉墙黛瓦、雕梁画栋的砂器馆内,盛放着格调高雅,鸟里透青的各种造型优美的砂器.它虽质地粗糙,形像拙劣,但有独特的保温性能,烹煮烧菜,确保原汁原味,而且熬中药更佳.

走在古城街道上,雕花门临街,青瓦盖屋顶,当街为店铺,铺后是民居。这样的濛濛细雨天,对于游客购物与旅游来说早已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她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份.随着文旅项目的蓬勃兴起,一种以自然资源为依托的文旅新模式已备受青睐。

在断壁残垣,古城遗址,青石板街“三横两纵”,自成章法,延续几千年。历经岁月,青石板上布满袖珍的凹痕,薄薄的雨水氤氲着,微微泛着草绿色的光。雨水三三两两聚拢在这拇指般大小的凹痕,这是西汉年间,历史留给我们的沧桑.像长安,像洛阳.那颓圮的篱墙,檐头枯死的瓦菲和风蚀的石块,那春秋时期出土的砂器,兵器,巴蜀印章.......



漫步古城,像是翻开长长的书卷。此情此景,此物勾起我对千年的繁华,想起古城烽烟弥漫的刀剑声,战马声,声声入耳.在古城一山一水,烤窖、庙宇、城墙……一处一处地看,每一页都值得耐下心来细细读。可惜,当初我这向往历史文化探索的青年因无关系被管押在荥经茶厂最低层做苦工.进不了文物考古及文化部门,在这儿.我只是一名匆匆的过客,没资格与几位作家纵深地讲解,我弓下身子,仔细触摸古城墙下已有2323年历史的砖石,秦惠王更元十三年(公元前312年)在这儿设置县城,由此成为秦汉交通,丝绸,茶叶的咽喉重镇和少数民族以茶换马,茶马互市的集散地.从古城出土的一大批青铜器,炊具,印章,陶器等,其中一件青铜罍和一件"成都"矛,为研究西南民族史,巴蜀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从这儿挖出的漆器填补了四川作为漆器生产基地而未出实物证明的空白.现严道古城存放近7000件馆藏文物,荥经为四川省文物大县之一,也是巴蜀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雨过天晴,太阳出来,已是中午,进城.遍街有各种小吃、"棒棒"鸡,椒盐饼,挞挞面,碗豆粮粉,等地方特产散发缕缕馨香,逗人涎水,这里的每一家店铺、每一个店主都是那么热情。



回想走过的许多“古城”,有的是做旧的伪古建筑,有的是一副颓败的空壳。其实许多地方最初都是边城或僻寨,各有特色。然后开始各种规划打造,



吃过午饭,我们又开着小车去茶马古道第一个驿站,皇仪堡品一杯康砖茶,听当年背茶包进西藏路经康定的背夫老人讲述传奇故事,皇仪古城里保留的古迹、出土的文物是实实在在的“古”,历史刻刀下的痕迹,流下的背夫拐子窝不会被抹去,这些“古”是凝固的“古”、逝去的“古”。我以为,还有一种飘逸的“古”、活着的“古”,而这飘逸与活着的“古”就流动在古城的日常生活里。严道古城是迄今为止国内保存完整格局的一座古代县城邑,也是保存最为完好的唯一一座古城。直到今天,古城还活着,活得莹润而极富生机。

或许是这个时代太着急,所以有了太多的做旧和抛光。而这座古城的气息里,有一种真正的旧。这旧,不是落伍,不是颓废,而是古朴。这古朴是靠鲜活的人气一代一代滋养成的。连这儿的古建筑,开善寺,云峰寺气势恢宏,巧夺天工.都有来路出处。在这儿宜居,寿命也能长;人活得自在,房子也光鲜。这儿的旧,是因为这里的人们在经历过死亡线上挣扎的五九年粮食关,保住了性命.均把吃放在第一位.用一份过日子的安静和知足来涵养它。有了钱却不奢侈浪费,修建房屋更摈弃了浮躁和冒进式的装修.几千年连绵不断的人脉、文脉、道脉让这座边远山区小城愈加熠熠生辉。

下午我们选择在荥河边一间别致的茶搂坐下。河水宛然流过,大家静静地喝着茶,望着对面兰家山的文俨塔,品到的不只是茶的韵味,还有荥经的红军文化,茶马文化,森林文化,大熊猫文化,鸽子花文化,砂器文化及当地的风土人情和缓缓河水的气息。



黄昏时节的河岸有一种迷离的氤氲,稀淡的晚霞从马耳山铺在河面上,“半河瑟瑟半河红”。大家站起身靠着窗,望看河水,水流缓缓,畅快而不喧嚣。河边的泡沫,一串串,被激起又无声消逝。河面的清风,不慌不忙的、一阵一阵的,有不经意的韵致出一篇久读不厌的美文。或许,这就是严道古城的基调,古城的韵律。如果说安静是一种有教养的本分,那么,严道古城就像个耕读传家的乡绅。他脸面安详、仪态平和,每一步都是踏实的、稳妥的,让人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放心。“她座落在清风雅雨间,这儿有一种挡不住的诱惑,明朝著名文学家杨升庵流放云南保山路经这儿在茶马古道皇仪驿站再三要求押官,住上几日,留下动人诗篇,清宗室果亲王这儿发现观音仙茶后成了贡品,辛亥革命,打响反清第一炮,毛主席长征途经三合被警卫员胡长保舍身获救,陈云出川经两路口冒险脱身.拥蒋倒刘官兵被地下党赤化倒戈起义,使荥经和平解放,……


         讲到这儿,几位作家如醉如痴,乐不思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