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44|回复: 0

妖女沈湘丽(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18 18: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我要注册

x
【丹枫】妖女沈湘丽(小说)

作者:方仲贤 童生,975.74 游戏积分:0 防御:无破坏:无 阅读:79发表时间:2022-09-18 16:46:41
摘要:原创首发

   天空灰蒙蒙仿佛还积攒着没有下完的雨水,在你猝不及防时落下,惊散了人群。又或者透出一大片迷惑人眼的灿烂阳光,让你疑心绚丽背后是否还有什么阴谋。
   立秋以后日子就这样三天晴,两天雨时凉时热,我撑起伞走在沿江路上,听着天上落下的哒哒雨声,雨雾透过河边的桂花,把香气洒在我的脸上。我半眯着眼享受这天然的幽香。这透着秋季气息的沁凉的带着泥土馨香的雨丝,缠缠绵绵地扯出我内心无限思绪。
   我这人是矛盾的,既渴望合群,又厌恶千篇一律。人群中与我爱好相合。我就不约而聚,与此相反,我宁作一只孤雁,独自飞行。可又无法遏制地喜欢一切怪异的、独具一格的东西。比如我喜欢深冬里寒冷孤寂的枝干盘虬的秃树,也喜欢路边崎岖不平的怪异的乱石,喜欢那雨下得轰轰烈烈、水花飞溅飘打在身上,淋成落汤鸡。大多时候,我是人群中静默的那一个,与其说我不喜欢人群,不如说我融入不了人群。我想分享我的天马行空,孤独地独来独往。
   我语言表达相当流利,我张开嘴,出口成章,有人说我比周立波还周立波,都叫我脱口秀。我却嗫嚅无言,干脆莫言。于是我提起笔,写文章,写诗句。我看天边与云融为一体没有清晰轮廓的远山,闻四季馥郁清幽的桂花香,想遥远铭记在心里的插队当知青的太阳湾。我真想试图将那些年在我身边发生的故事一下子揉进我的文字,我试图将我的热情与冷漠从我的笔端倾泻而下,但笔尖正要触到洁白的纸张,却又愕然发现我没有更多丰富、美丽的语言来清晰、完整地诉说我的情绪。我是那样的苍白、匮乏和无力,我仰天长叹,那些年读书太少。
   于是我一头扎进书籍,像饥渴骆驼盼到绿洲,希望书籍带给我这即将渴死的人一滴甘泉。运气好的话,我可以从书里找到一个与我对话的灵魂,在无人的角落窃窃私语。古代常有书生与妖精的故事,我想,那无外乎是寒窗苦读的书生在湿寒的漫漫长夜里的浪漫臆想,书籍对我而言也是如此。
   记得那些年下乡插队的一个人的夜晚,独自守生产队玉米,住在草棚里,身背一把长剑,月光在如水一般抚过我的肌肤,几间茅草屋油灯下的影子跟随着我的脚步,我一看,是我心中暗恋已久的湘丽,她挥动长袖,桂花树影下她在风中起舞,宛如月下献舞的美人。这时我的内心是那样的宁静平和!那些烦恼与忧愁都被皎洁的月光和她的出现洗刷干净,我一个人,静静地、慢慢地,欣赏着她的醉人舞姿,无论她举手投足,还是低声呤唱。她在这舒适的月光下是那么的迷人,回味着我书中描写的她不如现实中的美。当我走进她的时候,风一阵刮来,一道白光一闪,她不见了,我明白,我该回到现实当中去了,再不要痴心妄想了,她是成都芙蓉国的美女,可我是他们成都知青所说的“土八路”
   那晚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仪态生动,神韵飞扬。在桂花树下她那冷艳的眼神,像人吗?不像,像什么,像只白狐,周身洋溢着妖气,仙气,夺了我的魂。
   自那晚我大病卧床不起,队长请了个道士口口念念有词":桂花树下玩,玉米林中转,千里魂灵至,偶遇一狐仙,急急入窍上。“念到这儿,道士用手掌心在我头顶捂了一下吹了三口气,连念三遍,往我身上共吹九口气。又念咒一遍叫着我名字说”:回来了!"
   不久县上从各公社抽劳动力去苦蒿沟修百里堰,湘丽第一个报了名,我见她报了。我也跟着报了第二名,而且同在尖刀排,那时百里堰共设一个团,军事化编制。为了丰富文化生活,团部还成立了宣传队,由于我文笔好,不但能创作而且还可上台演出。
   在百里堰宣传队期间同湘丽接触更加频繁,在演出芭蕾舞剧<<白毛女>>时,她拿着剧本请叫我。
   一天,我接到团部领导下达的艰巨任务,要我把《茶马古道》小说改骗成舞剧《茶包》,我熬更受夜按上级指示赶在国庆去北京汇演,九月初就脱稿抓紧排练。
   排练厅里,我与湘丽排到深夜,她约我去她那儿吃霄夜,被我推辞了,因我怕这样会陷得更深,明知她迟早会离开这儿,再说她父母是省级干部,我是贫家子女,而且我心中只有佳佳,她才是我患难中的真心朋友,我不能背着她,由此,我除了工作与湘丽接近,其余时间相遇一笑,避而远之。
   那年十一月乡下杀年猪,我到了佳佳家里,吃饭时佳佳不断把瘐肉挟到我碗里。晚上,我见她正在为我编织毛衣,一见到我高兴得滚出热泪,她说:“天气凉了,这毛衣就只有两只袖未织完。”趁这几天放假,她连夜与我赶织完后让我穿上。
   晚上,我睡不着,她在堂屋织着毛衣,我靠着床头,湘丽那妩媚的眼神,婀娜的身姿,端庄的气质又出现在我眼前,我又想起了那晚我同她在省文工团排练厅,光与影,庄严的乐曲,金碧辉煌的色彩,烘托出一种绚丽而又平和安宁的神圣之美,湘丽细长白嫩的腿随着音乐旋转,这是一种文化与美的结合,看着她,我血液直往上冒,有一种强有力的冲动,她自如地挥动手中的红纱巾,轻迈的舞步,潇洒干净。却不失高雅,仿若暗香浮动。而佳佳身上却没有,她走到厨房那一刻,见她腰那么粗大,两腿短促,不知怎的?我把佳佳的优点与湘丽缺点相比,总觉得湘丽的缺点也是美的,把湘丽的优点放在佳佳身上也是丑的。才耍几天,我撤谎说领导电话催我返回赶编剧作,佳佳把我拉在穿衣镜前左看右瞧说“合适么?”我点了下头,走出门外,她再三要送我,被我拒绝了。
   一九七八年,我同湘丽一同考上中央戏剧学校,我在导演系,湘丽在表演系,同在一栋教学楼,她在隔壁,只要一下课她就找我聊。
   大学四年,我同湘丽逐渐产生了感情,我发觉越来越离不开她了,不知是她妖气缠迷了我,还是……
   毕业那年,湘丽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叫我去了那儿,那晚我同她喝醉了……

共 22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
1

评论(1)发表评论
【编者按】这是一篇小小说,是有一个对文学非常喜爱的插队青年对两个年轻女子的爱恋故事。这两个女子一个是心中暗恋已久的湘丽,父母是省级干部,一个是他心中的佳佳,患难中的真心朋友,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村姑娘。但无论长相还是从文化程度上,湘丽都是非常优秀的,“轻迈的舞步,潇洒干净。却不失高雅,仿若暗香浮动。”而这些,在佳佳身上看不见,“她腰那么粗大,两腿短促,不知怎的?我把佳佳的优点与湘丽缺点相比,总觉得湘丽的缺点也是美的,把湘丽的优点放在佳佳身上也是丑的。”正因如此,他爱情的天平向湘丽那边倾斜,于是才有了“才耍几天,我撤谎说领导电话催我返回赶编剧作,”的举动,尤其是在自己和“湘丽一同考上中央戏剧学院”以后,更有了“发觉越来越离不开她了”最后抉择。他把这归结为“她妖气缠迷了我”。尽管这种爱情故事和当年红极一时的路遥小说《人生》里的高家林有着相同的情节和选择,但读来仍让人耳目一新、唏嘘不止,有着更多的空间想象。虽然作者对小说中的我的最终结局给出评价,但单从“妖气”二字,已经含蓄的给出了答案。作者构思巧妙、文笔流畅,语言精练,在较短的文字里反映了一个完整的现实生活主题,力推欣赏。【编辑:安子川】
打赏本书
大家来说说
你好,方仲贤 马上参与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1 楼        文友:安子川        2022-09-18 16:49:37回复评论    删除评论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力推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