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727|回复: 0

【丹枫】那个下雨天(微型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12 22: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我要注册

x
编辑推荐 【丹枫】那个下雨天(微型小说)

作者:方仲贤 童生,973.54 游戏积分:0 防御:无破坏:无 阅读:35发表时间:2022-06-12 20:56:05
假如没有风,云将是雨的守望。假如没有梦,人生没有希望。假如没有送伞的他,我这颗心何处安放。
   在爱情的道路上,分分合合,互相折磨,眼泪洗脸的喜乐忧愁之后,又一次回到何琨的身边。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彻底看透,不愿再去相信他那碗心灵鸡汤,离开他有些痛苦,无论岁月怎样摧残,我都甘愿清守寂寞,享受孤独。
   而今爱情我已看淡。",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是骗人的假话。而今看穿,一个人也可以生活的很好。我认为,一个人就算没有爱情,只要婚后幸福才是实在的,人们都说爱情是手段,结婚才是目的。闺蜜说我彻底的错了,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一个人在被爱情折磨破碎过的心,就像是镜子,碎了就永远的碎了,就算重圆,也满是伤痕。
   所以人一生之中真正爱的人也许就只有一个,可是现实中除了爱情,还有生活,还有家人,还有未来,所以大多数人都会为了生活搁浅掉爱情,我却是傻子,过去一直甘愿为了爱情放置掉生活,甚至生命,四年的相爱,最终我还是孤单一人。但是我还是依旧在执着,对于爱情,我不愿意再相信也不愿意去寻找,所以至今我仍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路上,孤单凄凉,一天茫然地的走在人生路上,阴沉的天空却突然下起了雨,淋湿了来不及躲避的我,未带雨伞,妥协一次,让它淋个够,这是初夏,雨水也没有那么冰凉,可是心却比雨水还凉。街上的人群撑着雨伞匆忙的走着,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理我,哪怕只是回头看一眼,也没有。雨水顺着我额头侵入我的眼睛,我疼得几乎睁不开眼,突然走在宽窄巷那边,一把自动伞“砰”的一声从头上撑起,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抬头一看,是他!我想起来了,前年在这宽窄巷举办“汉服节”那天也下着这样的大雨,正当我慌乱奔走的时候,他出现了,那时的我们虽然还只是简单的同事,但是善良的他还是在雨中为我撑起了一把伞,正是因为那把伞,才撑起我对他的爱恋。六年以后的今天,他从纺织厂提拔为金牛区区长。我和他最终还是沦为了天涯陌路人。那天我上了公交车,我把伞还给他,可他坚决不要,下了车,伞忘在车上,曾经为我撑过的那把雨伞也不知道被谁人捡去,可是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在雨中他为我撑伞的情形。往后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被雨淋过,因为他的叮嘱总是时刻在耳边回荡。
   可是今天我从区政府大门走过,一见他上班的地方,才又想起了他的叮嘱,没有带伞,很遗憾,这一次再也没有人为我撑伞。但是我却没有像从前那样慌乱,我慢慢的在雨中走着,走得很安静,很自然。有人说孤独的人是自由的,可是一个人若是太过自由,心就会胡思乱想,也许我就是这样吧!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总是想太多。我想我在雨中行,也许遇上他的小车驶过,还会从车窗递给我一把伞。
   可那只是同他浅浅遇,他可淡淡忘了。
   这时何琨这混蛋又打来电话,我立即挂了,他又打来。我火了大骂:“何琨你究竟还想怎样?你我已经没有好谈的了,”我马上关了机。
   我同何琨从初中到大学,彼此走得很近,他考上了大学,我未考上,他仍然与我保持联系,后来我参加了工作在成都纺织厂,他说只要我嫁给他,他一定把我调到区政府工作。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我把这事与母亲讲了,母亲满口答应。
   第二年,我同何琨商量,他又推迟了婚期,我猜何琨心里有装有别人,
   端午节,我同闺蜜杨芳去观看洛带古镇赛龙舟,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同何琨坐在岸边,我立即与他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那女人一听我讲是何琨末婚妻就挂了。
   又是一个下雨天,我又未带伞,雨越下越大,叫了几驾出租车都有人,我正准备冲过街去赶公交车。一辆小车一个急刹,我昏倒在地。
   医院里围满讦多人被医生劝走。一个年轻护士走进病房对我说,是田区长送我来的,我已两天未醒,说到这儿区政府秘书小王拿起药进来叫我喝,我坐起来打电话与何琨,电话里传出那女人的笑声,一会又关了机。我心里一阵悲痛又昏了过去。
   第二天母亲来医院对我说,她去找何琨见这混蛋搂着个女人……说到这儿母亲又滚出眼泪……
   从此我对何琨死了心,再不相信所有男人,
   礼拜天,何琨他来了医院,手中捧了一束鲜花,还提了些水果,我问他为何几次不接我电话,他向我作了解释,我原谅了他。
   何琨刚走,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走了进屋,赵医生同几个护士向他点头叫他卫区长,不断说“她们把我照顾得很好。”
   我连忙坐起身一看,不由红了脸,心一阵乱跳,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想,这不是梦吧?
   我又想起了那个下雨天……
  

共 17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
1

评论(1)发表评论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我”同何琨从初中到大学,彼此走得很近,他考上了大学我未考上,他仍然与我保持联系。后来我参加了工作在成都纺织厂,他说只要我嫁给他,他一定把我调到区政府工作,我答应了他的要求,我把这事与母亲讲了,母亲满口答应。端午节,我同闺蜜杨芳去观看洛带古镇赛龙舟,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同何琨坐在岸边,我立即与他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那女人一听我讲是何琨末婚妻就挂了。后来与何琨分手后,又与卫区长相爱了。推荐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