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799|回复: 0

战争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7 13: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我要注册

x
我双手托腮,凝视窗外,心中万般悲愤,只有烧毁日记,彻底结束自己三十五年来的心灵苦旅。

生不能欢,死又何惧,又何必苟活呢?为了爱情在过去苟且偷生的三十五年里,我的脊梁骨弯曲了直不起来。

这些年在心中老是对他念念不忘,整天痛苦而无望地想着他、念着他,欲摆不能,却又不可自拔。三十五年前,中越战争边界战打响了,一阵地动山摇的炮火攻击后,杨佐带领部队在猫儿洞发起了冲锋。

        当时我是卫生员看到杨佐遍身受伤,绝望而无助,愤怒而哀伤。我冒着枪林弹雨,跑过去手忙脚乱地与他进行包扎。

他是侦察连长,带的都是集训6个月的新兵,战前作了基本的训练后就奔赴了战场。面对他的伤势,我束手无策,因为他的伤势太重了,他的整个腹腔都被炮弹爆开了,大部分的肠子伴随着鲜血向外涌出,按都按不住。

我用完了所有的纱布和绷带的时候,只好扔下冲锋枪,脱去浑身征尘的军装,把自己身上的衬衣撕成绷带给他包扎。看着这个赤裸着胸膛的男人,他满身是血,躺在我的面前,他两眼望着我,怔了一下,我心里有些慌乱。

一会他拉着我手膀说:"小婉我....我......."

       我把耳朵贴近他,他紧紧抓住我又说:"我不行了,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吻一吻你,小婉,自你到连队,我就......."听到杨佐这么一说.我的脸上腾起一抹红霞,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别的什么,我慢慢地把脸递送过去。他虽长得帅气,已二十三岁,入伍前没有谈过恋爱,没有接吻的经历。

我她将自己的脸,凑向他的嘴唇时,杨佐却闭上了年轻的双眼,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笑容里充满了人生的无憾。那一刻,他停止了怒吼,停止了燥动,停止了忧伤,静静地看着我,我叫了声杨佐,一头扑在他肩上,眼泪刷地滚了出来。

我紧紧抱住他,擦干他的眼泪,理理他的头发,不断吻着他。我迎着他的目光,把自己的初吻给了他。

突然,杨佐像疯了一样把我紧紧搂住,一个转身把我按在战壕里........

我抚摸着他整个面部和胸部,都被他的鲜血染红了我的手,.

战争结束后,他退伍回到了故乡。再后来,在父母的安排下,他接了个农村叫小凤的姑娘.

        他在家乡煤厂挖煤,经常打麻将,酗酒。打麻将输了,他就喝闷酒,借酒劲揍小凤;赢了,他就喝喜酒,依然借着酒劲揍她。这个时候,小凤像一条晾晒在岸边上的咸鱼,任由醉酒的丈夫肆意折磨。小凤哭了大声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惦念着小婉,那你去找她,"说到这儿小凤又大哭起来.你再打,我去法院告你去劳改!"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对什么都无所谓了。自从那场战争,我什么也看淡了,同我退伍的有关系都在城里安了工作,可我这个用命换来的连长却滚回农村劳改也好,枪决也罢,我都无所谓了"。他又举起酒瓶喝了起来.

        杨佐为了我,他差点付出生命,那是在打老街一战中,他押送几个越南女兵,其中一个叫阿娇的姑娘腿部受伤,我正在为她包扎伤口,突然敌机轰炸,一颗炸弹向我扔来,杨佐立即扑在我身上,他却昏迷不醒住进了医院,从那次起,我对他的思念与日俱增,每时每刻都如同潮水般涌来,无法抑制。有时候,我一个儿偷跑去找他出来聊天,他对我每句话都渗入心尖,化为心雨。这种思念,从发稍深入神经未稍,从骨髓深入灵魂,此心悠悠,此意绵绵,追遇此情,怎是一个苦字能说清哟。

         每天我都写日记,除了战场记录大多是想他的日记。写对他的思念,写对那一天飞机轰炸那几秒钟电光火石之间的血与火、生与死、去与留的回忆。这种情感,让她如同吸毒,欲罢不能,越陷越深。在日记里,回忆他的好,回忆他的野蛮与温柔,回忆他赤裸的胸膛和男人的汗味,回忆他把自己紧紧搂得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因杨佐在煤厂常酗酒打架被开除了,妻子与他离了婚后,进城做起了水果生意.他挑着担子沿街叫卖.在太阳照射下大汗淋淋.

        两个年轻姑娘走过用手捂着鼻子说:"快走!好臭啊."

       一会见他把担子放在大街边大声叫着:"买黄果柑,石棉盛产的又香又甜的黄果柑......."

      这时几个城管人员上前不问清红皂白一脚踢翻他罗筐.杨佐火了说:"不能摆就算了,为何造翻我柑子?"

几个城管一起上去抓住杨佐一阵拳打脚踢,杨佐火了用腿腾空一扫,几个城管立即倒地.

杨佐带到城管办公室,我尾随跟了进去,他一见我就问:"你在这儿上班?"

     我说路过.城管罚他1000元.他说身上只有20元.我向城管说:"这钱我替他交了."随手从包内掏出一张卡与他刷了.

我同杨佐走出办公室掉过头对那几个城管说:"以后执法得先讲道理,你们不该打他,".说到这儿.我一下拉起杨佐军用衬衣指着他遍身弹片伤痕说:"他是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侦察连长,杨佐!"

        几个城管一听不由埋起了头.

        我把扬佐带进一家酒店吃了饭,我留他多呆一会,他双手一合说:"谢了!"我心里一阵痴笑:"这混蛋还是那个脾气."

       自那天分手后,再也没见到他身影,有人说他去了西藏打工,有的说他去深圳发了,还有人说他上访找到当年团长安了工作与我连卫生员战友郑娟结了婚.

      三十五年一晃过去了.可心中对他思念难以打消,翻开那本战争笔记,杨佐高大魁武的身影又浮现眼前.........



上一封 下一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