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694|回复: 0

七月残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7 13: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我要注册

x
告别六月,七月到了,一种莫名的伤感又袭上心头,如同夏日翻滚的黄河水泛滥,漫无边际的伤感,延续至久远的天地。

  七月,心一阵阵绞痛,把心口压得紧紧的,却又无法渲泄出来。或许有很多伤感的情节都需要被放逐,放逐在自己能遗忘的天地里。

  那年七月的一天独自一个人漫步在荷塘,相爱四年的男朋友邓兵与我分手,从那天起整个心似被夏日烧焦的残荷..

  夏季的莫名伤感是无边际的一种触动,找不到方向的笃信前行,生活已被邓兵搅乱。生命有很多时候都是种无知未来的前行,无论你选择什么,最终结果如何都必须如此。有的时候,选择对的或许结果会变成错误的,有的时候错误的却能成就出理想的结果,很多东西都是自己所不能左右控制和预料得了的。人生往往如此,我收获了很多,却要失去好多。

  我也咬紧牙勇敢的走这条没有后悔的路,不去后悔什么,也来不及有太多后悔。人生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何去何从,对错与否,都需要独自承受,可.......。

  看到很多的人在爱情这条路上同心上人为事业,为工作为生活,不断的奔波和忙碌着,夜晚疲惫的归宿,温馨的一顿晚餐,甜美的假日,和家人在一起的幸福生活。可我却背井离乡,为了重新追逐寻找新的生活,不断的在他乡生计,生活真得是很累人的。有太多好的坏的,执著的失去的,冥冥中遇见却不能拥有的,像我追逐一生最后还是被别人抛弃了。正如我同邓兵热恋时,闺蜜陶然对我所说:"紧紧拽在手里的东西未必真的是自己的,如同有一天连自己都无法真正拥有自己"。

  为了讨得邓兵高兴,身上背负了太多人的希望和要求,需要做到他所希望的样子,需要为所爱的人完成一个全新的自我。很累,却不能说放弃。想做的自己未必能够得到别人的成全,最终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自己?是连自己也无法把握的事情。

  一夜夜的失眠,不断责问自己。把所有回忆和奢望都变成泪痕,让冷风吹干所有的相思沉眠,从头做起。

  我不知道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很多的人从我的身边走过都认为我是个疯子,穿着异常,语无伦次,他们嘲笑我带有悲悯的色彩看着疲惫的行人,好像从另一面镜子中看到自己,他们的可怜何尝不是我的可怜?他们的懦弱何尝不是我的懦弱?他们的疲惫何尝不是我的疲惫?这种打击轮到谁的身上,人人都会这样,疲惫的穿行在人群中。现代社会太多的幸灾乐祸.都希望别人比她过得还糟,或许能让她们心变得短暂愉悦,可是快乐之后仍旧是同我一样冷漠的冻结,还是那么的孤独和寂寞,能在天涯之中找到一个与之紧紧相连,快乐相伴的人实在是太难。

  我能咬牙承受身体上的疲惫,和来自对外界讽刺讥笑,可心灵上的劳累同内心的纠葛,很多时候,同很多人都希望得到解脱,都希望换取一生的宁静。如同快乐每一天,要建立在一件又一件的事物上才能满足自己,蛀空的内心,漫无边际的填补,永远都是无法满足的。找到心灵上的真正所需才能得到成全,但茫茫人海,何处去寻。

  在这样嘈杂的年代如何把自己的世界变得更温柔,把自己的心灵变得更柔软,真得是很难的事。

  从此我无法宁静,只有凤凰涅磐如同把心磨成一颗茧,从出生到成长,一点点把心磨砺得坚强而厚重,不再轻柔和单纯,不再容易受到伤害,只有这样才能回到童真的快乐,简洁的美好。恋爱时我的恋爱观,已一个心灵与另一颗心灵说话的时候,都应该是双方怀抱赤诚和善良的,友好的试探,彼此真诚的交往,用心来慰籍出温馨的味道,但是不要要求太多,不要苛求严厉,用怜悯之心待人,用赤诚之心待心,这样的交流才算交流,不累人,不做作,不世故。可邓兵他或许不是与我心灵上的交流,只是一场纯手段的交往罢了,这不叫真爱,这是在玩弄别人的感情。

  两年来我用疲惫的身心穿越在没有灵魂的空洞城市,走过街角的鲜花店会忍不住要去闻一闻百合花的香味,发现这世界还是清新的,人生依旧美好,虽然我已经错过一些美好,但我相信会得到其它的美好,如果人生是场无法全部主宰的命运轮盘,那么我早该学会的第一课就是放弃就不会有今天。因为在生命里任凭人们做再多努力能得到的毕竟假假真真,能得到真心所想的更是少之又少,尽人事,听天命,更多的时候是需要有一颗能够接纳失去的心。

      今年26岁了,两年的七月如上火山,烧痛了我的心,为了让心清气爽过好每一天,一下班,我就打开电脑,将痛苦和悲伤变成文字,现实中的情感世界均已崩溃,你夸我百毒不侵,我微笑早已万箭穿心.我在电脑中追寻理想世界,歌德在理想和爱情双重破灭下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寻求自杀写出<<少年维特之烦恼>>我丁玉航为何不能写出<<七月残荷>>

    今年七月是一个崭新的七月,一个流萤闪烁的七月,一个生机盎然的七月.走进七月滚烫的诗行,所有的花都在绽开放中吐露芬芳,尤其这七月的荷花比往年开得更鲜艳,连荷塘边的草也是清香的.

      中国作家出版社为我出版了<<七月残荷>>同年十月又荣获鲁迅文学奖.一位来自黑龙江的化名叫松涛的在网上与我交流近两年的年轻帅气作家同我站在领奖台上,他不断侧眼瞧我,我的心又一次跳动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