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

x
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荥经泡桐岗荥河镇和平村会议决议
1935年68日晴、夜雨
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由跑通冈泡桐岗下之小茅屋出发(8时),经肖家坝、王家坝,过15里的 山至干河,在一大庙内宿营(可驻一师人)。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翻过荥经泡桐岗后到达天全县鱼泉乡青元宫,根据掌握的我军情报和川军部署,开会集体研究,发布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为达到红一、四方面军会合的战略任务给各军团的指示如下:
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为达到红一、四方面军会合的战略任务给各军团的指示
1935年6月8日凌晨2时)
林、聂、董、李、罗、何,并各分送彭、杨:
(甲)今后我军战略任务,是以主力乘虚迅取懋功、理番,以支队掠邛崃山脉②以东,迷惑敌人,然后归入主力,达到与四方面军会合,开展 新局面之目的。现敌杨森取守势,薛岳、邓锡侯到达需时。我中央野战军必须以迅 雷之势突破芦山、宝兴线之守敌,夺取懋功,控制小金川③流域于我手中, 以为前进之枢纽。懋功南至天全约三百里,东至灌县六百五十里,东北至 理番五百五十里,西北到崇化、绥靖④约三百里。
(乙)一、三两军团统归林、聂指挥,经宝兴向懋功前进,军委纵队 率五军团继进;九军团为右翼支队,经芦山东北迂回大邑、懋功之间,然 后到达懋功。因洋油缺乏,无线电指挥有中断之虞,届时各军团首长除随 时用徒步与军委联络外,应本此战略意图机断专行,完成总的任务,并将 此任务传达到每一中下级首长。
(丙)我军基本任务,是用一切努力,不顾一切困难,取得与四方面 军直接会合。但在遇特殊情况使我们暂时无法直达岷江上游时,则以大、小金川①流域为临时立足之地,争取在以后与四方面军直接会合。
(丁)取得懋功及小金川流域是关系全局的枢纽。各兵团首长必须向全体指战员指出其意义,鼓动全军以最大的勇猛果敢,机动迅速,完成战 斗任务,以顽强意志克服粮食与地形的困难。此时,政治工作须特别努力。
中央及军委

1935年64日阴
5时由化林坪出发,经大桥头、宝兴场至水子地宿营105o 途遇敌机轰炸,局伤三人一马。拆九分队电瓶一只。是日,除开始上 15里路的山及最后上五里路的山外,其余均是下山路。是日,三科、六分队、 九分队分队合住。
65日阴
在水子地休息。由一科转口令、讯号给四川5K)、福建1K 司令部。夜间,四分队到,谈邱均品坚不去三十分队,违军团政委命令, 及不满意以前处罚问题。次日晨,四分队从六分队领去电32节。 吴、李下午入医院。
66日晴
在水子地休息。
1935662时,朱德致各军团及军委纵队电,其中命令:一军团渡过天全河后,“首先分派小部,一开灵关夺取渡桥,一开铜头场夺桥,并相机占领芦山,一开谢家坝夺桥,伪作向雅州 前进模样;主力则攻击天全、梅岭之敌……” O上午八时出发,经铅锌厂到汤坝宿营。——摘自红一军团红一师萧锋《长征日记》
★从陈家坝出发,经大深溪,到刘家沟宿营,行程40里。——摘自红一军团直属队《两万五千里》
★二时,朱德致电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等:一军团渡过天全河后,首先分派小部队,一开灵关夺取渡桥,一开铜头场夺桥,并相机占领芦山,一开卸家坝夺桥,伪作向雅州前进模样;主力则攻取天全、梅岭之敌。
○指挥红军第一军团在天全城郊遭遇并攻击川军杨森部,第二师一个团在花滩、竹子坝之线向敌佯攻,掩护第二师第五团前进。——摘自《林彪军事生涯之长征》(阎峻)
★红一军团在天全城郊遭遇并攻击川军杨森部,与杨森部隔河射击。
第二师一个团(四团?)在花滩、竹子坝之线向敌佯攻,掩护第二师第五团前进。——摘自《红四团长征战记》
★重病在身的罗炳辉率部于6月6日夺取两道铁索桥击溃敌一个团,进占了距天全县城三十里之紫石关。当晚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万万火急”电令。“以破釜沉舟精神,坚决迅速手段,于6日夜以前不顾一切牺牲渡过天全河。”中革军委电令红9军团长罗炳辉火速率两个主力营,不顾一切牺牲,星夜夺下天全,使1、3、5军团和中央纵队能迅速渡过天全河北进。——摘自网络资料
★6月6日,红军三军团11团,12团用双脚征服了泡桐岗,陆续到达天全县境。
  作为长征途中最艰难的路程之一,其中的泡桐岗常被红军官兵提及。红一军团政治部秘书童小鹏在日记里称泡桐岗是“有生以来最难走的路”。1936年,红军“五老”之一的谢觉哉就曾著文道,长征中“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难走的地方——泡桐岗。哪知道根本没有路,只有些攀藤负葛的痕迹”。《彭雪枫传》中,这样形容行走泡桐岗的艰难,“过泡桐岗时,上下15公里,荆棘丛生,竹木遍地,张爱萍带头抡起大刀,劈山开路,差点累倒……。” ——摘自网络资料
★毛泽东主席说泡桐岗让一个军队损失了2/3的驮运物件的牲畜,好几百战士倒下就没再起来。
当时长征穿越这个山岗是没有路的,完全依靠先头部队披襟斩棘开路,后面的部队才能循着前面的脚印前行。而最危险的不是没有路,是之前提到的齐腰泥淖,这个齐腰泥淖其实就是沼泽地,很多战士掉入它的陷阱再也没有爬起来。
直到今天,要想重走这段路程,也需要天气晴朗的时候由当地的老乡带上柴刀担任向导开路,泡桐岗较长征之时相比,森林已然没有那么茂密,可是仍然没有路,而且山上的烂泥从来没有干过,山上有极具攻击力的野牛,还有吸血的蚂蟥等,所以冒然前行仍是危机重重。
走过山岗的人会知道,山岗吞噬了很多为了战争胜利的红军,也掩护了红军突围成功最终取得胜利
67日晴、下午雨
7时由水子地出发,经跑通冈泡桐岗(无房子),此处竹树丛生,不见天 日,其路之难行,从来未有。至次日2时才到达一小茅屋附近露营。仅 25里,队伍甚为疲劳。朱德关于红一、三军团
配合红九军团袭占天全的部署
1935年6月7日)
林、聂、彭、杨、雪枫:
甲、杨敌之夏旅似在新场、始阳一带,刘敌王旅①昨晚抵飞仙关未进。 我九军团主力昨攻抵天全西二十五里之太子地。
乙、已令罗②率部立即乘夜袭占天全,并在天全附近上游之铁索桥接 应三军团过河,协同向东横扫敌人。
丙、我三军团得电后,须不顾一切牺牲,立即开至天全、太子地之线 南岸,与九军团配合行动,于今七日上午抢渡过河,得手后立即向东横扫, 以接应一军团。
丁、一军团今七日在始阳上游进行强渡,得手即依昨二时电令③执行, 不得手应加紧在始阳上下游的佯动,以抑留夏、王两敌,而便我三、九军 团在天全上游配合行动,以挽目前危局。
戊、至少每三小时须与我们通报一次,以便决定军委行动。
朱德
6.7®
指刘湘部王泽浚旅。下同。
指罗炳辉。
1935662时,朱德致各军团及军委纵队电,其中命令:一军团渡过天全河后,“首先 分派小部,一开灵关夺取渡桥,一开铜头场夺桥,并相机占领芦山,一开谢家坝夺桥,伪作向雅州 前进模样;主力则攻击天全、梅岭之敌……” O
此处,本电另种档案文本为“七日二时” O
林彪、聂荣臻关于红一军团
向芦山急进的部署致朱德电
1935年6月7日)
朱:
一)        天全之敌大概已退,我一团正在高桥附近过河,四团正在三角 庄过河,此两处之桥在十三时前均可成,十团在龙衣(龙尾)架桥,十二时亦可成。
二)        现以第一团向芦山急进,由陈光率第四团附二十分队向灵关急 进。以第一师之一个团向飞仙关佯攻,军团主力在第一团后跟进。日来林、 聂身体均不适,不能随先头部队急进,否则及〔会〕迟滞先头部队之行动。
林、聂
七日9时
68日晴、夜雨
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由跑通冈泡桐岗下之小茅屋出发(8时),经肖家坝、王家坝,过15里的 山至干河,在一大庙内宿营(可驻一师人)。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翻过荥经泡桐岗后到达天全县鱼泉乡青元宫,根据掌握的我军情报和川军部署,开会集体研究,发布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为达到红一、四方面军会合的战略任务给各军团的指示如下:
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为达到红一、四方面军会合的战略任务给各军团的指示
1935年6月8日凌晨2时)
林、聂、董、李、罗、何,并各分送彭、杨:
(甲)今后我军战略任务,是以主力乘虚迅取懋功、理番,以支队掠邛崃山脉②以东,迷惑敌人,然后归入主力,达到与四方面军会合,开展 新局面之目的。现敌杨森取守势,薛岳、邓锡侯到达需时。我中央野战军必须以迅 雷之势突破芦山、宝兴线之守敌,夺取懋功,控制小金川③流域于我手中, 以为前进之枢纽。懋功南至天全约三百里,东至灌县六百五十里,东北至 理番五百五十里,西北到崇化、绥靖④约三百里。
(乙)一、三两军团统归林、聂指挥,经宝兴向懋功前进,军委纵队 率五军团继进;九军团为右翼支队,经芦山东北迂回大邑、懋功之间,然 后到达懋功。因洋油缺乏,无线电指挥有中断之虞,届时各军团首长除随 时用徒步与军委联络外,应本此战略意图机断专行,完成总的任务,并将 此任务传达到每一中下级首长。
(丙)我军基本任务,是用一切努力,不顾一切困难,取得与四方面 军直接会合。但在遇特殊情况使我们暂时无法直达岷江上游时,则以大、小金川①流域为临时立足之地,争取在以后与四方面军直接会合。
(丁)取得懋功及小金川流域是关系全局的枢纽。各兵团首长必须向全体指战员指出其意义,鼓动全军以最大的勇猛果敢,机动迅速,完成战 斗任务,以顽强意志克服粮食与地形的困难。此时,政治工作须特别努力。
中央及军委
朱德关于野战军北上懋功,
会合红四方面军的行动部署
致各军团、军委纵队电
1935年6月8日)
林、聂、彭、杨、董、李、罗、何(罗转何)、邓、蔡:
A. 估计杨、刘两敌在我渡河后,有以其兵力集中雅州,一部出芦山, 并图断我北进道路可能。
B. 我野战军应迅速渡河,经宝兴北占懋功(新街子),以便能取道 理咨〔番〕①与四方面军求德〔得〕会合。
C. 我军今八日行动:
1. 一军团(缺第五团)有迅速进占宝兴,并控制芦山或双河场②的任 务。一军团之先头团不论已占灵关与否,今日必须以主力跟进攻占灵关、 宝兴,侦察北进懋功道路。一军团另一团如已攻占芦山,应即控制该县, 并前出一部到双河场。如芦山有强敌,除留小部控制铜头场铁桥外,应速 以另一部由灵关进占并控制双河场,向芦山佯动。
2. 九军团应即由天全开向飞仙关,接替一军团一个团向飞仙关、雅 州佯动的任务,并切实警戒雅州之敌,一军团之一团即由林、聂规定其归 还主力路线。
3. 三军团由〔为〕北进第二梯队,归林、聂指挥。三军团应以两个 团先跟一军团北进,策应战斗。三军团主力今日集结天全、始阳之线,暂
① 此处,据本电另种档案文本订正为“理”,四川省属县,1945年已改名理县。下同。
② 双河场,今名双石,属四川省芦山县,位于该县人民政府驻地北约12公里处。下同。
任策应九军团的任务,并与其密切连络(罗、何如会合,应将二十三分队 连材料归还三军团)。
4. 五军团今日由陈家坝经三角庄渡河,集结始阳,亦策应九军团。 第五团赶至三角庄掩护军委纵队北渡。
5. 军委纵队今日进至练金坝①、干河之线,明日渡河。
D. 各军团应各就驻地补足五天粮食,尽量收集洋油。
(罗及林、聂均将此电抄送彭、杨,董、李抄送左、刘)。
朱德
6.8®
69日晴、夜雨
6时由干河出发,经思金坝,过小河,再经沙坝头,过浮桥至天全城, 商家大多被白军欺骗迁移。张瑞、刘俊英夜间来谈电台情况(新规定, 很多电台未执行),四分队朱、彭等亦告别回“9K”


610日阴
这天全休息。三十分队归还军委。



1935年6月5日至8日,中央红军和中央机关两万余人先后翻越泡桐岗(今牛背山镇建政村与荥河镇和平村之间的交界山,在不同人的回忆录里,泡桐岗又被称作炮铜岗、炮筒岗、跑通冈、抱桐岗等)。泡桐岗海拔2154米,险峻陡峭,竹树丛生,不见天日,极难翻越。红三军团第十三团担任先头部队,团长彭雪枫、政委张爱萍带领全团抡起大刀,一路披荆斩棘,为大部队开路。经过一整天的急行军,还没有翻过山去。时近傍晚,遍山泥泞,根本没有一块干燥的地方,更找不到干柴和清水。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同战士们一样,吃雨水浸泡的干粮,喝茶缸积盛的雨水,背靠着大树露宿了一夜。
  泡桐岗是红军长征途中的一大障碍,给行军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正因为如此,陈云、谢觉哉、张爱萍等人在回忆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山峰。
  陈云笔下的泡桐岗:
  我等由水子田出发,经一高山,几无路,亦无石阶。两旁竹木丛生,遮蔽天空,山上泥水极深,两腿全在泥沟中爬走。上下此山共只30里,但自天明走起,后卫部队半夜才达山顶。既无人户,当然找不到火把,所以大部伫立于泥沟中,待至天明后才下山来。赤军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周恩来(为国共合作时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亦在山顶泥沟中站立一晚,次晨我见其虽仍神清气爽,但已满身污泥矣。下山至山麓,有居户六七家,见赤军至如天而降,群相惊奇。据云彼等世居于此山麓,虽闻祖先言此山有路可通,但荒山野地,野兽成群,从无人敢走此小路,群围赤军询山路上之所遇。(《随军西行见闻录》)
  由此地(泸定)到雅州,都是平坦大路。可是敌人在路上驻有重兵,由此路前进,必然不利,于是决定改由羊肠山路进发。路遇屏障参天高峰,耸立云外,而此峰却是必经之路,只得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度过了这个天险。蜿蜒下山,寻到人烟之地,居民非常惊异,他们无论如何不肯相信我们是从高峰上过来的,因为他们只听到祖宗传说,山上有条什么小径可通,可是近百年来,谁也不曾通过。在他们看来,我们仿佛是从天上降下来的。这个高峰,我们真是爬过来的,有的地方,泥深过膝。(《英勇的西征》)
  魏国禄《高山露营》:
  有一天从水田地(即水子地、黍子地)出发,经过一个不知名的高山,又下了一场暴雨,山上的杂草、烂树叶、泥水淤积很深,道路难走得出奇,半天迈不出一步。有时不小心陷进泥沟,没有别人帮忙自己就别想拔出脚来。走了一整天,也没有走下山来。傍晚,前边传来了就地宿营的命令,整个山坡上都挤满了队伍。周副主席和我们一样,走了一天稀泥潭,又累又饿又渴,可是山上遍地是稀泥,连巴掌大的一块干地方也找不到,更找不到干柴和清水,有什么办法?我们只好让首长吃一点被雨水淋成稀糊的干粮,用茶缸接雨水给首长喝。肚子总算对付过去了,睡觉怎么办?我们几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有好主意。
  我们的谈话被周副主席听见了,他轻松愉快地对我们说:“你们不用为我发愁,你们自己想办法找地方休息去好了。”
  “那首长怎么休息呢?”
  “我怎么着都可以,就靠着这棵大树休息不是满好吗?”
  我说:“那怎么行呢?”
  他很乐观地说:“为什么不行啊?”他用手指着周围坐在泥中和靠在树上休息的同志们,“大家都行,我自然也行。”
  说罢又关切地督促我们找地方休息去,周副主席就是这样靠着树站了一夜。
  (魏国禄:《随周恩来副主席长征•高山露营》)
  伍云甫《长征日记》:
  六月七日七时由水子地出发,经跑通冈(即泡桐岗),此处竹树丛生,不见天日,其路之难行,从来未有。至次日6月8日二时才到达一小茅屋附近露营。仅行二十五里,队伍甚为疲劳。
  黄镇《老林之夜》:
  附注:
  时任中央红军第五军团政治部文化科科长、中革军委直属队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的黄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国家文化部部长等职),在长征途中翻越泡桐岗,有感于当时条件之艰苦,创作了《老林之夜》,收录于《长征画集》中。
 上泥山
 周士第
 上泥山,遇故知;
  染手足,沾戎衣,
  见面礼:稀烂泥。
  同行动,伴起居,
  泥多情,爱交际,
  随我三日犹依依。
  【原注】泥山:一九三五年六月上旬,红军渡大渡河后翻越抱桐岗(即泡桐岗)。山上无路,竹木蔽天,地面尽是烂叶稀泥,极难行走;天雨坡滑,战士们弄得满身是泥,故戏称此山为“泥山”。
  谢觉哉《抱桐岗的一夜》:
  快正午了,才开始蠕动。呵,原来是上山,陡的草壁,窄的之字路,这样的路不是走过很多吗,为什么这样慢?转过一坡,树木渐丛杂了,因终年不见日的缘故,土都成了黑泥,就只能手攀着树根或枝,一脚跟一脚足踹着泥里的小石走着。太陡了,上不去,握着小竹,掉下涧里,从这个石上,缘到别个石上,又到树林里来了。有些密箐,像竹枝扎成的门,弯着腰走进,有新砍伐的刀痕,原来是先头部队开的。在山下时,老百姓对我说:“可以走,不过难骑牲口。”哪知道根本没有路,只有些攀滕负葛的痕迹。
  看看天晚了,据说到山顶只有一十八里高,但说是走不到。前面传来了声音:“宿营呀,宿营!”怎么宿法?拣得三四尺可以放下东西的平面,就是好的。大家知道这一夜是不易过的,非有火不行,枯枝倒是不少,一下子那一堆这一堆的火着了。我因为插过了队,被毯在后面,虽然相隔不过二三十丈,但要下去找多难,况且黑烂泥上也无法睡觉。天公偏不做美,下起雨来。雨滴从树上哗啦的流下,人们都打着伞,烤着火,我借得一洋磁盆垫坐,许多同志坐着打鼾,我是彻夜没有睡。
  很想弄点水喝,炊事员同志点着火下涧取水,约半点多钟,携上一桶水,正架着烧,不幸泼了。但是天刚亮,他们已煮好了两桶包谷糊给我们喝!
  “走呵!似乎有了点日影,到山顶就好了。”站上山顶一看:哎哟!路是有的,满是泥泞,陡处呢,谨防“坐汽车”(翻滑下的称呼),稍平处呢,泥深没膝;泥中的石头不见了,有几匹马陷在泥里出来不得。
  怎样走法呢?为要绕越泥淖,有的下涧,缘着圆石头走,有的攀树上岩;在涧不可下,岩不可攀的地方,就攀着路旁树或竹枝跃进。行行重行行,太阳当顶的时候,居然出了森林,望见许多人马在山下河里洗衣煮饭。路上泥没有了,但还滑,不幸得很,我偏偏在出森林后,坐了两回“汽车”。
  埃德加•斯诺在《红星照耀中国》中写道:
  更难的是爬荒凉的炮铜岗,他们可以说是自己铺出一条路出来的,一路砍伐长竹,在齐胸深的泥淖上铺出一条曲折的路来。毛泽东告诉我,“在这个山峰上,有一个军团死掉了三分之二的驮畜,成百上千的战士倒下去就没有再起来”。
  中国人类工程学张小艾博士(原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之女)重走长征路两次翻越泡桐岗。一次张小艾翻越泡桐岗时尽管细雨不断,道路泥泞,张小艾却义无反顾坚持翻越。她说:“红军当年走这条路的时候也是雨季,他们什么也没有,就有一种精神,我们今天什么都有,但不能没有精神。”
  2018年7月,在对红色遗迹开展的大调研中,荥经县委党研室同志与省委党研室领导循红军足迹翻越泡桐岗,在泡桐岗发现一只马镫。根据专家鉴定结论显示,马镫为红军长征时留下的遗物,这为红军长征翻越泡桐岗提供了直接的物证。
  2019年,荥经县在荥河镇和平村修建了中央红军翻越泡桐岗纪念馆、纪念碑和“铁血峥嵘”浮雕,纪念红军长征过荥经的红色传奇,弘扬伟大的长征精神。

共 0 个关于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荥经泡桐岗荥河镇和平村会议决议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1-8-31 17:30:3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