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6945

研究孙(一百一十二)

跑步哥 于2020-6-1 12:03:4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

x
研究孙(一百一十二)
《汉语大字典》中的“坞”字字义之5:乡间小集镇。《三国志·蜀书·张嶷传》更筑的小坞附近又有没有小集镇呢?也就是后勤补给总是要通过民间赶集来解决。集镇无论大小,也总是人流汇集的地方,有人流,方有物流,也才有不尽财源滚滚流!各种消息、情报也随人流而至,随人流而去。四川大多数地方称小集镇为乡场,赶集叫做赶场。自然,民间赶场也可以称为民间商业活动。八十年代石棉县由商业局修了一本《商业志》,油印的、厚厚的。溯源石棉县的商业于大渡河的“河道七场”。换言之,没有国营高业之前。民间商业活动是在七个场之间进行147、258、369的赶场模式来提供人们的生产与生活需求的贸易。三国时代这里的小集镇——坞,在这大渡河流域的分布状况如何?显然得不到结果,但可以通过相关的地方史料、资料的集镇文字去想象三国时代该流域人们成聚、成邑的适合地理位置及地形地貌。摘录《牦牛道考古研》里的《有关清代四川松林土司的一些材料》(张弗尘/文)一文中对“河道七场”的文字描述:“松林地土司统治的势力范围,就是王庆成在《石达开》一书中所写的河道七场四十八地。所谓河道七场,是指位于大渡口中游南岸的紫打地、喜乐、洗马姑、腊尔埧、积玉、海尔挖、田湾等七个集场。七场均在石棉县境内。四十八堡即上凉山十九堡,下凉山二十四堡,上下四十三堡也在今石棉县境内,惟大路五堡则有二堡在甘洛县境内,三堡在今汉源县境内。《越嶲厅全志·土司志》:王千户“住牧松林地,东至五十里交竹马垭口宁越营界(今甘洛县海棠区),南至十五里交葛丹番冕宁营界,西至二十五里湾东施约沈边余土司界(今泸定县湾东)北至大渡河界,四至共七十五里,所管番民户口共一千零一十二户,每年认纳杂粮一百六十二石四斗。”从地望上看来是明确的,但四至里程相差甚巨,这是因为大路五堡自白石村、六翁、野猪塘、前后山、料林坪五土百户连同下凉山的老鸦漩土百户直接管辖之故,据记载六土百户的辖区已大大超过了上述彊界。他们所属下户口一千二百九十户和每年应纳杂粮二百七十四点三石,也都超过了王千户。”如果把河道七场四十八堡的一个千户,六个百户的相关数据相加,共计2302户,年纳杂粮436.7石。这河道七场的详细资料应该可以满足《汉语大字典》中的坞字字义之五:乡间小集镇。似乎也可以去想象,坞字之乡间小集镇尽在大渡河南岸、西岸的河道七场。张嶷要更筑的小坞选址只能立足于隔河相望的北岸、东岸。双方以大渡河河岸线为势力范围的分界,就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是直线的几何而言,河流的流体水面就成了双方都可以利用的天然屏障且这个天然屏障是可以处处刻划两个势力范围的两点之间的最短距离——按《雅安地区自然地理志》数据:大渡河年多年的年均流量为495亿立方米,仅少于黄河79亿立方米。石棉、汉源两县境内水面宽200米,乌斯河至乐山沙湾铜茨水面60~100米。这仅仅是书面表达的数据。自然界的河流,毕竟不是人造引水工程的渠道。河道水面数据一随自然界季节气侯的降雨量变化形成洪水与枯水季节的河流水面宽窄数据很大的变化。二随康滇古陆的地质构造与河水所形成的各种样式的河床形态差异宽窄不一之较大的数据变化。三随物理力学所致的数据变化,如地震、泥石流、沉积、山体滑坡、径流遇山体崖石的变向回漩……故洪水天形成河漫滩水面大于200米。枯水期也有不足40米的水面。这些只有通过对河道七场所在处的实地观察与水文动态测量来得出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多少米。故而,居住于沿河两岸的聚集群体为解决生活物质需要进行商业贸易——赶场!如何解决场与场之赶场的交通问题,实则是一靠常识作判断,二靠当时的使用工具,三靠传承的交通工具经验:绳渡、筏渡、船渡、莋(筰)桥。成为解决问题之道。换言之,因河道七场有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遗物,解决交通问题的常识由来以久。《牦牛道考古研究》中关于松林土司之河道七场的地理地望,户数、纳粮资料,若是作一想象力的意境,亦是穿越在几万年前至近代的历史长河中,或游或泳、或左岸右岸……总是有一些问题象是在一呼一吸的过程中从水里产生气泡,咕噜咕噜地往外冒。《三国志·蜀书·张嶷传》中言:“郡有旧道,经旄牛中至成都,既平且近,自旄牛绝道,已百余年,更由安上,既险且远。”成都至西昌的公路,从乐西公路通车起,108国道的接入,京昆高速从成都过雅安,穿荥经、汉源的大相岭入石棉的小相岭,翻普萨岗进入冕宁到达西昌。应该说从测量的角度肯定了古人的选线常识。也由测量的选择线路肯定了从古至今的人类聚集与社会历史发展过程对地理地貌环境的适应能力。牦牛绝道百年横跨东汉晚期、王莽新朝、东汉瓦解、三国鼎立之社会动荡与社会革鼎的矛盾冲突的历史岁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牦牛绝道百年?回到《瀘定考察記·汉安县考》(任乃強/著)就张嶷引“更筑小坞,在官三年,徙还故郡……”作考的文字描述:“凡此皆张嶷未徙还故郡者,寄囗安上时所办理事。可知安上县,与捉马、苏祁、牦牛、西徼、斯都等地接近。苏祁,汉县名。前汉书作苏示,故县为今越嶲县西部安顺场,洗马姑等地,另有考。唐以后始于今西昌县之礼州附近置苏祁县,非汉故县也。旄牛今汉源县是也。西徼,汉时通称今大渡河以西地方。今康定,九龙以西诸县皆是。斯都,部落名,亦作斯榆,一作徙。今天全县始阳镇是也。”此段文字描述的地理位置全是《雅安自然地理志》中的牦道走向及范围。所谓“牦牛绝道”应该是东汉末年中原动荡形成的地方势力由大渡河南岸的河道七场的地理位置,以大渡河河流水面为天然屏障阻断了成都通向西昌交通。方法也很简单,在渡河口南岸、西岸的“坞”断绳、除笮、收筏、扣船。并由南岸集结逐步向南迁徙聚集。相当于汉苏祁县由今日石棉县境内的安顺场向南迁徙至今日冕宁县境内。这种“县名”的移动状态,在历史过程中屡见不鲜。如汉代设置的“青衣县”从青衣江上游到下游均有“青衣县”治所形成的数次移动状态。故而,三国时期越嶲郡的夷王高定的核心区域是牦牛道。其住所必然不会是越嶲郡的府衙——西昌。而是既能控制牦牛道扼住通往成都的咽喉,且具有:“初,越嶲郡自丞相亮讨高定之后,叟夷数反,杀太守龚禄、焦璜,是后太守之不敢之郡,只住安上县,去郡八百里,其郡徒有名而已”之具有交通孔道、要塞、优势功能……的地理位置。这个地理位置可以依靠各种记载、记录的史、志、资料文字,找到这个地理位置,用经纬度定格画圆。然后站在这个圆圈内的天地之间去作可能性的想象以及寻找可以证明的物证、痕迹……。回到《雅安地区自然地理志》:第四纪新构造运动,东西向的菩萨岗隆起,安宁河被切成两段,下游成为断头河,便是今日的楠桠河,上游安宁河成为倒淌河,南流注入雅砻江。”菩萨岗在石棉县境内,交界处即冕宁县拖乌乡。其地理位置及周边山形地貌地势的确可以顺河流向北下行控制大渡河南岸河道七场与蜀郡交通。顺河流向南下行控制雅砻江北岸越嶲郡与益州郡、永昌郡交通。就《华阳国志校補图注》(任乃強/校注)所引康定木雅之“孟都”、“孟邦”而言。“都”与“邦”是两种聚集规模。所谓“番民”、“西番”的前身与《牦牛道考古研究》之《试论岷山庄王和滇王庄蹻的关系》(徐中舒/文)文中的四川丽水黄金开采的战国时期人口大量流向黄金矿区,以及后世对铜、铅、铁、盐、森林……等自然资源的开采与运输区域形成从业人口的聚集有很大的关联。如果说荥经县有可能是楚国设置将丽水黄金运输至楚国的总管之地。石棉县菩萨岗处的孟获城则就有可能是——孟都!也就是:荥经古道——牦牛古道一条直线上的两个点。从时间顺序上,先有孟都后有孟获城。从姓氏的产生与地名之间的关系看。人名、地名、城名是相互联系的。即,孟获可以是“都”是“城”的名,也可以是“人”是“族”的名。可以因地名而命人名,也可以因人名而命城名。故,诸葛亮七擒孟获的传说,可以是由平定河道七场的地名而产生出民间传说,在传说过程中将地名加工成为人名再流传。而这个传说也可以拿来对比这一带与金矿区的普米人“与诸葛亮战,败而散之四方”的任著校補文字之描述。当然,还得拿着《诸葛亮集》,在想象中问:丞相,如何擒住高定?又如何让高定部下杀了雍闓?方知孟获是人?是城?
EC8DD5A6-A631-45B7-82A1-025D292B3C15.jpeg
A0D88B47-BC77-4791-93AC-036E338B8298.jpeg
BFC51315-9ED6-43CE-BE19-AFB82ED87AFE.jpeg
D0ABA2AB-87EA-49A5-B157-F0F898734D60.jpeg
01260431-5FCF-4415-8713-E323DAA4EDAD.jpeg
323905B5-1FB3-450C-BA6E-2A7C10F0AAD8.jpeg
0C7A179C-5921-453E-91DB-20A2D8AB08F3.jpeg
33850CBB-4AAA-4265-902A-C6EB97C0FB29.jpeg
BCBA8995-4C76-4C5E-930F-F1D8F4F4399E.jpeg
F75E4057-20D1-4746-8DB2-4765ABF9B189.jpeg
27FB376B-D0B0-4B98-9E5E-A8515454227E.jpeg

共 0 个关于研究孙(一百一十二)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0-6-1 12:03:4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