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吕国宾 于 2019-1-3 09:14 编辑



102岁壮族老红军黄荣记忆里的千斤一发飞仙关


百岁军电人——老红军黄荣,1911年生,壮族,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人。

   



后来,我被 调到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电台任报 务员,随第四军南下参加攻打天 全的行动。部队总攻天全那天晚 上(1935年11月10日),我从18时至24时值夜班。 快下班时,总部电台耿台长在机 上吿诉我,下半夜4时,总部将有 急电给你们,请按时抄收。我在 报务日记中,特别交代摇手班长 张剑峰,要他早晨4点钟,一定叫 醒台长,抄收总部急电。可到早 上4点,张剑峰班长去叫台长时,台长(游正刚) 因为白天太累,一翻身又继续睡, 没起来。拂晓前敌人全线溃退, 部队只追到天全县境,没继续追。 6时台长起来却没上机而是跑到 山上找胜利品去了。7时我上魏 抄收到总部急电,电报已延误三. 个多小时。为此,总部派两名参 谋来追査电报延误的责任。




据他 们说,那天晚上部队侦察获悉,敌 人有溃逃的迹象,总部要求各部 队做好战斗准备,到时跟踪猛追, 消灭敌人。在通往雅安途中,飞仙关有 一座桥,桥面很狭窄,只能逐一通 过。数千川军要在桥头等一二小 时,才能过完,这正是消灭敌人的 有利时机。由于电报延误,部队 未能执行总部的命令,让敌人逃 跑了,后果当然非常严重。两位 参谋找电台领导和摇手班长了解 情况,再看我写的报务日记,排除 了我的责任。事情弄清楚后,伍云甫 政委找我谈话,叫我不要跟四台 了,到总部二局去°我到二局,受 到二局蔡威局长的欢迎,不久被 任命为二局电台台长。



陈昌浩徐向前关于占领天全追歼退敌致倪志亮电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十一日)
(纵队司令倪志亮)志、(四军军长许世友)仕、(四军政委王建安)建、(四军副军长刘世模)世:
   (甲)郭师全退,你们见敌不追,失此千载一时之机,真军事上的盲子,革命之罪人,一误再误,酌先予你们各严重警告一次。四台台长拒不收报,大误军机,先予警告,如敢再犯即以军纪制裁。


乙)郭师退路须经飞仙关、三江口两处铁桥,部队零乱,明天还难退完。(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七团昨晚已向该敌退处追击。你们应以一部固天全,大部立刻向退敌猛烈压迫,设法歼敌于我岸。电台不断与我通电接受命令,违者严惩。



昌、向



共 2 个关于102岁壮族老红军黄荣记忆里的违者严惩飞仙关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3 09:12:50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1-3 09: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0月24日,在徐向前、陈昌浩率领下,中纵队以神速的行动,翻越了冰雪覆盖的夹金山,以疾风卷雪之势,攻占宝兴、芦山。右纵队在方面军参谋长倪志亮和红4军军长许世友、政委王建安、副军长刘世模率领下,自丹巴县城出发,沿着大渡河、金汤河兼程南下,于10月28日攻占了西康重地金汤镇,兵锋直指天全县城。
天全是由西康入川的一道关口。整个天全坐落在陡壁之上,由刘湘的“模范师”3个旅9个团驻守。另有刘文辉的1个旅部署在城西20公里的紫石关。


倪志亮和许世友商定,红4军由金汤翻越二郎山,直取紫石关和天全。金汤距天全约100多公里,4000多米高的二郎山横亘其间。红4军在准备过二郎山时,当地老百姓讲,过了中午12点就不能过这个雪山。刘世模指挥先锋部队于凌晨3点前集结在山脚下,由采药农民作向导,打着火把出发了,没有道路可走,漫山皆白,积雪盈尺。上山十分地艰难,高原地带,爬山特别费劲。越往上走,越觉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气都喘不过来,只能一步一步地挪着脚步。费了好大的劲,才攀上顶峰。到山上果真突遭暴风雪,大家只能趴在雪地上。因为缺氧,气温突降,身体受不了,很多战士倒下了。红12师36团连长邓德海所在的连队被风雪打散,他下山后又返回山顶,从雪堆里扒出8名冻僵的战士,用自己的身体将战士暖醒,救活了这8名同志,成了爱兵模范的典型。大家实在没有吃的,就吃前面部队吃剩下来的扣子大小的土豆,吃到嘴里都发麻;将牛皮鞋、枪上的皮带,剪成一条条,用水煮着吃。

六十年后张泰升还能唱出当年表现红军战士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歌谣:
“牛皮鞋底六寸长,长征路上好干粮;
开水煮来别有味,野火烧后分外香;
两寸拿来煮野菜,两寸拿来做清汤;
一菜一汤好花样,留下两寸战友尝。”


张泰升,安徽金寨人,1918年4月出生,1931年7月参加革命,193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历任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财务科公务员,红三十军警卫员,八路军总部炮兵三团副排长,一二九师三八五旅炮兵连副政指,冀南二纵炮兵营连长、副营长,金寨县大队副队长,鄂豫军区第三团参谋长;志愿军炮军四十四团副团长、团长,志愿军炮兵三师副参谋长,炮兵三师副师长、参谋长。

1965年转业后历任安徽省劳动局副局长,徽州地区革委会副主任,省体委副主任。

1983年10月离职休养,享受正省级医疗待遇。


中国共产党党员、安徽省体育局离休干部、老红军张泰升同志,因病于2015年3月6日在合肥逝世,享年98岁。

张泰升同志遗体2015年3月10日上午10时在合肥市殡仪馆火化。

刘世模年轻力壮,爬了几百公尺高山,因缺氧又受冻,又从山上滑下来。炊事员连人带锅滚到雪窝里,没有救了。夜间,寒风怒号,大雪弥漫,气温降到零下二三十度。指战员们的衣服冻成冰筒,眉毛胡子结满冰霜。下山相对容易些,人和马匹几乎是滑下来的,指战员都滚的像雪人一般。那些驮辎重的牦牛,把四肢收起,扒在雪坡上往下滑,一气就能滑下山。同志们风趣地把它们称作“革齤命牛”、“救命牛”。
红军一昼夜翻过夹金山,迅速抵近紫石关,似神兵天将,出现在敌人面前。守敌不知所措,慌乱不堪,在红军的攻击下,有的举枪投降,有的狼狈向天全逃跑。
刘世模带先头张贤约红12师,围追溃退之敌,向天全发起进攻。刘湘的“模范师”装备精良,以强大机枪火力控制着河川、大桥等要点,红12师数次冲锋都被压了回来。这时,军长许世友赶到战场,见地形对红军不利,令暂停进攻,派精干小部队从侧翼夜袭大岗山。
这天深夜,星月微明。突击队游过冰冷的天全河,攀过10几丈高的悬崖峭壁,爬上了大岗山,突袭俘虏了川军1个营,点火发出偷袭成功的信号。许世友指挥发起总攻,红12师和陈再道的红11师部队纷纷徒涉过河,向东岸守敌发起猛烈攻击。同时,突击队居高临下,从背后突袭敌阵,打得敌人晕头转向。大岗山守敌1个团很快被消灭干净。
这时,王近山率领红10师涉过天全河,夺去了城南的浮桥,向天全城内守敌发起进攻,歼敌一部后,占领了“模范师”师部。红4军全体官兵打败了刘湘的“模范师”,歼敌2000多人,取得了南下以来最大的胜利。
红4军打下天全城后,又向东北迂回,协同中央纵队攻克了芦山县城。至此,十余日内,方面军攻占了邛崃山以西、大渡河以东、青衣江以北、懋功以南的川康边广大地区,毙伤俘敌1万余人,击落敌机1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sl27349386  发表于 2019-1-5 18: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草地柴火都莫求得,拿棰孑來煮皮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