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

x
开国大校杨志宏回忆:
1935年6月8日 走到 天全县城附近(思经坝) , 我 们刚休 息 , 蒋介石的飞机又 追来 了 。
我想到 近旁的一棵 树下 隐 蔽 , 但又 看见朱德总司令刚好在那里 , 我怕暴露 目标 , 不敢动了 。 我刚刚卧下 , 炸弹就响了 , 结果把我的机要科几位战友炸伤(机要科18人炸伤6人) 。

我们当天(1935年6月11日)到灵 关宿营 。 很久也没有 看见 负责打前站的(大个子)罗天佑 , 等了老半天 ,` 还不 知道分给 我们住 的房子在哪里 , 害得我 你好 苦 !
后 听说这罗天佑开了 了小差 , 被敌人抓去之 后 , 还把我 军的情况告诉了敌人 。 这小子一路 上表现就不 好 , 但没有想到他会这样 , 可能是 听说要过大雪山了 , 怕苦怕死 , 但落到 敌人手 里 , 能有什么好下场呢 ?
科长毛庭芳(毛定方)1936年2月牺牲在阿坝,这个人沉默寡言,很少接近群众,同志们对他有点敬而远之。
副科长杨刚负责和四方面军联络。他1935年5月4日牺牲在金沙江,是湖南人很活跃,能同群众打成一片。
译电人员中我记得名字的有:杨志宏、毛逐之、李希才等,大个子罗天佑1935年6月11日在四川天全县灵关叛变投敌,据说四川军阀刘湘把他送到南京蒋介石那里去了。

部队到达四川天全县思经坝,一天早晨,1935年6月8日。是个阴天,部队准备出发,天空突然晴朗,国民党两架飞机飞临我们上空,转了两圈,投下几枚炸弹,机要科18人中被炸伤6人。减员三分之一。我和罗霖伤势较重,我被送到休养连治伤,暂时离开了机要科。”[2]

2006年,杨初振在长征中,我在机要科当译电员中写道:

川西天全负伤
长征途中,为了对付国民党的围追堵截,红军 大部队大都是白天休整,夜间行军。
1935年春天, 我们走到川西四金霸(天全思经坝),那天早上(1935年6月8日)天阴雾大,部队临 时改为白天行军。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到了一个半山上,突然起风将大雾吹散,太阳出来了。这时, 来了两架黄膀子的国民党飞机。为了安全,部队立即原地隐蔽休息。但是,敌机已经发现了我们,随即向部队飞来。敌机在部队上空盘旋第一圈时,没有发动攻击,第二圈盘旋时,向部队投下两颗炸弹,击中我们机要科的隐蔽地点。当时,总部首长都在附近,非常危险。炸弹炸伤了我们机要科五六个同志,全部是机要科的人员。
我当时就在王稼祥的担架旁,我的左腿被炸了三四个洞,至今弹片还未取出。机要科第一组组长罗霖腿上的肉也被炸开,伤势严重。
我被一位四川芦山老乡用背篓背了一程,因为行走实在困难,只好作罢。上级为了不让我们掉队,让我们们坐担架

机要科一组组员王中军回忆:
红军总部第一梯队已经先行,直取天全。红军总部机关通过狮金坝镇(天全思经乡)),再经过狮金坝镇北山坡前进,这时,两架敌机凌空而来,防空科长王智涛立即发出防空警报报。同志们迅速隐蔽在山坡道路两侧小沟里。机要科的同志视机要设备的安全比个人安全更重要,隐蔽后,将身体伏在设备上,保护着设备。王中军密切注视着敌机一次次俯冲、轰炸,只见敌机疯狂向王中军们扫射、投弹。不一会,王中军们完全被弥漫的硝烟中,只能听见敌机的嗡嗡声和炸弹的爆炸声,恰有一颗炸弹在王中军身旁炸响,王中军只觉得左腿被重重地击了一下,马上动弹不得……。

《康克清回忆录》里记载:午饭后,天气转晴,继续行军。出发不久,来到一处 山坡上,前面吹起防空号。这一带林木稀少,朱老总和周 恩来副主席带人跑到附近诖地的一个坟场里。我急忙招呼 战士和炊事班就地卧倒。
敌机飞得低,很快就发现了我们, 两架敌机在我们头上不停地俯冲、轰炸、扫射,好一阵才 走。敌机一走,连忙检查,发现好几个人负伤,朱老总的 裤腿被弹片撕破一块,一个炸弹在他俯卧的坟头侧面爆炸, 把坟头上的草都削平了,幸喜没有伤着他。
周恩来和老总忙去制止他 们:“你们不能走路,不骑马,难道让我们大家背着你们走 吗?再说,我同总司令又不是不能走路,我们已经骑了大 半天,现在正需要走走路活动一下。”说着就同朱老总带着几个警卫员走到前面去了。看着 他们,有的伤员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中,只能听见敌机的嗡嗡声和炸弹的爆炸声,恰有一颗炸弹在王中军身旁炸响,王中军只觉得左腿被重重地击了一下,马上动弹不得……

共 0 个关于红军总司令部作战局机要科1935年6月8日在天全思经遭遇空袭口述资料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21-6-9 16:52: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