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

x
16

聖祖售書御製平定西藏


昔者將軍于又道,朕子孫調撥滿洲蒙古錄旗兵各數萬,腫姻瘴之地,七馬安然而至,賊聚三次,乘夜盜營,我兵奮勇擊殺賊皆喪服遠遊莫不發平定一兩藏正興法效賜今呼必爾罕冊印封馴第六章,達賴剛麻安量禪梯仙綏圖伯特僧俗人聚各復生業.於是文武臣工或謂王師州討歷廬厲險遠之區書未半載轍建殊乙實從古所未有,而諸蒙古部落及圖伯特俞長亦合詞奏曰:皇帝勇略神武,超越往代,天居川臨,邪歷掃蕩,復鑒壑高所奪秦法敖坎麻藏衛等部落人聚咸得,按離湯火,樂士安居,如此盛德大業,非臣下頌揚所能宜整諸,賜御製碑,竟鐫勒招地以垂永久,朕以何功焉,而郡萊翼宋已爰記斯文立石西藏中外如達賴蒯麻等糾朝恭順之誠,諸部落果世崇奉法教之意,朕之此舉,所以除遊撫順,綏萊興鑿去爾.
康熙六十年領雍正二年甲辰季夏月之言立.

聖祖仁皇帝御製廬定橋

蜀自成都行七百餘里至建昌仲厲之化林營化一一賈工林所賊曰沉村曰烹頭日子牛背爐河舊渡口而入打箭爐所經之道也考水經泥爐水源出曲羅而未明指何地按圖譎大渡河水即爐水也大渡河水源出此番雁潘境諸水至魚過河而合流入內地則爐水所從來遠矣打箭爐未詳所始蜀人傳漢諸葛武鄉侯亮鑄軍器於此故洛元設長河西宣慰等司明因之此類者入貢及市茶者皆取道焉自明末蜀被冠亂齊人飄飄西爐迄本朝猶阻聲教頃老顯番肆虐娥隴段帆一丘官懿懽惘東地罪不容擅康熙寧九年冬遣發帥藤出路徂征四十年春師人充之士壤千里者麒版圖銅左木鵲蠆事唐書鞍踵歸附面爐聲道遂遍顧入爐必經爐水而渡盧向無橋梁巡撫能泰臺旨爐河二護嚳塵續時粟申坦宙尋矢散不可施舟楫行人授索懸慶儉莫甚焉茲偕提臣岳舁龍相度形勞距化林營八十餘鬼山址坦平地各安樂擬即其處仿鐵索橋規制建橋以便行旅股寤孔意詔從所請於是鳩構造橋東西長二卜一聶遭題

共 7 个关于雅州府志之康熙御製平定西藏碑記和御製廬定橋碑記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5-18 10:05:36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仓央嘉措人生悲剧:西藏不服羁縻,康熙"旁观者迷"

1642年冬天的拉萨,宁静而祥和,街上行走的人群中,除了身着勒规的藏族群众和身着红色氆氇的僧人外,多了些陌生的面孔,他们便是刚刚入主这里的蒙古和硕特部族人。这一年,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统一了卫藏,成为了总揽西藏大权的汗王,而这次的征服不是单纯为了权欲的杀戮,而是对宗教信仰的护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1682年,五世喇嘛后,桑结嘉措就担心西藏政教大权完全旁落至拉藏汗手中,第二年,他在山南门隅一个宁玛派家庭中寻访到了后来为人们所熟知的仓央嘉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仓央嘉措,藏语意为梵音之海,他的一生可谓充满戏剧性。他出身穷乡僻壤,却突然登上尊贵显赫的宝座。他无意于政治角逐,却被卷入了权力斗争的漩涡;他居于佛教领袖的地位,却做了许多与教义相悖的事情;他渴望爱情,却有个不能恋爱、不准结婚的黄教活佛身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1696年,康熙第二次督师征讨准噶尔部噶尔丹时,听闻五世喇嘛“脱缁久矣”,早已去世,遣旨责问桑结嘉措。

桑结嘉措诚惶诚恐的密奏康熙解释缘由,并奏报清廷五世喇嘛转世灵童即仓央嘉措的有关情况。

迫于西北蒙古复杂的形势和繁忙的军务,无暇更多顾及藏区事务的清廷没有再过多追究此事,后向仓央嘉措授以印信和印文,并派章嘉呼图克图参加了仓央嘉措的“坐床”典礼,算是清廷对六世喇嘛事实上的承认。

但这之后,拉藏汗和桑结嘉措的矛盾不断激化,终于双方兵戎相见,桑结嘉措不敌拉藏汗被杀害。

1705年,拉藏汗上奏清廷称桑结嘉措谋反,还奏称仓央嘉措耽于酒色、不守戒律,是假喇嘛,请求废黜。
康熙看了拉藏汗的奏请后,下令“拘假喇嘛”及桑结嘉措妻子解京。在官兵押送北京的途中,仓央嘉措走到青海湖附近时去世。据《清实录》记载仓央嘉措“行至西宁口外病故”,年仅二十四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藏汗掌握大权后,将自己出家哲蚌寺的非婚生子认定为五世的转世灵童,法名意希嘉措。

拉藏汗此举就是意在通过自立的喇嘛来实现掌握西藏政教大权的目的。

1707年,康熙四十六年,经过清廷批准,由五世班禅主持,为意希嘉措举行了坐床典礼。但是拉藏汗这种未与拉萨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磋商便私自擅立喇嘛的做法,遭到了西藏僧俗群众的强烈不满和反对,他们派人将此事上告了朝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3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喇嘛的立废牵涉众多,影响巨大,康熙为了了解其中的是非曲直,专门派遣内阁学士拉都浑,率领青海和硕特蒙古的诸台吉代表,奔赴拉萨查看拉藏汗私立喇嘛一事。

而拉都浑一行视察之后,清廷的决定则是因意希嘉措年幼,决定“再阅数年始议给封”。1709年,清廷为防止拉藏汗专权擅权,又派遣侍郎赫寿前往西藏协同拉藏汗办理西藏事务。第二年,康熙依据五世班禅、拉藏汗和赫寿所奏,称意希嘉措“熟谙经典,为青海诸众所重”,“封为六世喇嘛,给以印册”。这便是第二位六世喇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5-18 10: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大寺的上层喇嘛们对意希嘉措的册立始终持不承认的态度,他们坚持认定仓央嘉措是真正的六世,但仓央嘉措已经去世,按照先例他们开始寻找仓央嘉措的转世。而三大寺的僧人们则从仓央嘉措的一首诗歌中得到了启示。诗中这样写道:“洁白的仙鹤啊,请把双翅借给我,不飞遥远的地方,仅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来”。既然他是“到理塘转一转,就飞回来”,那么他的转世灵童应该便是降生在理塘。于是三大寺秘密派人到康区理塘寻访,于1708年找到了转世灵童,法名格桑嘉措。


为了确保格桑嘉措的安全,青海的和硕特部诸台吉于1714年康熙五十三年将其转移到德格加以保护。两年后,又将格桑嘉措迎请至西宁的塔尔寺,加以供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