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6101

研究孙(七十六)

跑步哥 于2019-7-18 10:32:1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研究孙(七十六)
静下心来,回头一想,就算有人用老版本《诸葛亮集》来裱糊幺店子的四壁与顶棚,恰巧又住进去见着了,看起来也是零零碎碎,东拉西扯,地看到这个百分之五十,莫得法子去用眼晴看到那个粘到的百分之五十文字。只有在识字的过程去作些莫名其妙的想象。手上有本书,感觉就不一样了,一想那翻泥巴山时,被来车逼下排水沟时正在背的那楊慎状元的诗「九折刺史坂,七擒孟获桥」。忘不了,有困惑,自然要去「引经据典」一番:
   《诸葛亮集》【三国】诸葛亮  著
                     段熙仲   闻旭初   编校
本书是根据清·張澍编的诸葛忠武侯文集整理校点的。全书分文集四卷,附录二卷,故事五卷,共十一卷。文集部分是诸葛亮的著作。附录中的卷一是三国时人的文字,其中有刘备、刘禅策诸葛亮的诏书,有他人与诸葛亮的书信,差不多都是从《三国志》中辑出来的,卷二是后人所作关于诸葛亮的论、赞、碑、铭。故事辑集中的有关材料,分列诸葛亮的家世、遗事、用人、制作、遗迹五门。在明清人所编的十几种诸葛亮集子中,張澍的这种编排体列是较为可取的。(摘自:出版说明——中华书局编辑部)故实录该书卷五——遗迹篇中有诸葛亮南征禽孟获之十条文字信息:(实录时将书名下的曲线没法照画,只好用书名号:《》代之。)
一,《四川通志》:后来亭在雅州南十里,昔孟获为害,乡人引望武侯来征,因名。
二,《名胜志》万胜冈在雅州西。诸葛武侯禽孟获,旋师至此冈下人聚观之,因名。后建亭于其上,为龙观,为龙观寺。(见242页)
三,《方與胜览》:七纵桥在雅州荣经县东十里孟山下,因孔明禽孟获而名。前临大江,曰七纵桥。(见243页)
四,《古林志》:武侯城在四川行都司南三十里泸水东,孔明所筑,所谓五月渡泸处。泸州即禽孟获之地。城北五里有庙。澍案:此误说也,今之泸州,安得为禽获之所。考华阳国志、辛怡显《云南录》,诸葛渡泸,乃在越嶲地。(见244页)
五,《珙县志》:诸葛武侯祠在集义乡落亥堡中。相传武侯南征,渡泸以后,曾至于此。今其西有孟获沟。(见246页)
六,《四川通志》:卧龙山在天全州东二十里。武侯征孟获,宿此。西去碉门二十里,有孔明祠像,故名。(见248页)
七,《天中记》:耒阳有孔明石碑。孔明斩雍闿,禽孟获,经耒阳,立石以纪功。岁久,字不可辨。相传立石誓云:“后有功在吾上者,宜立石于佑。”至宋狄青破侬智高,立碑其右,寻为雷所击,今存断碑,横卧其侧。(见251——252页)
八,樊绰《云南志》:孟获据佛光寨,去大理百五十里,守关隘。诸葛武侯南征,不得入,乃由漾而北,破佛光,驻军大理,尽览形胜,以定规画。后有坛,名祭天台,父老相传为武侯祭天画卦之所,遗迹宛然。
九,《山川纪异》:铁柱在赵州白崖城,武候禽孟获,立柱纪功于此。(见253页)
十,《一统志》:孟获城在宁远城东二里,孟获所筑,即武侯禽获之地。(见259页)
按书页码排序实录与统计,有点意味。《诸葛亮集》故事之卷五遗迹篇里,有武候南征与孟获三者相关联的的文字是雅州开始,到云南结束。看来,诸葛亮平定南中的确是摆了个一字长蛇阵,头入益州永昌宁远城,尾在汉嘉青衣。“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用率然乎?曰:可。……此《孙子兵法》九地篇之文字。“以虑相备,强弱相攻,勇怯相助,前后相赴,左右相趋,如常山之蛇,首尾俱到,此救兵之道也。故胜者全威,谋之于身,知地形势,不可豫言。……”此《诸葛亮集》卷三便宜十六策治军第九之文字。“战非孙武之谋,无以出其计运。”诸葛亮用兵,计出孔明,非「装孙子」也!一字长蛇阵,若常山之蛇,在留下的十处遗迹中“前后相赴,左右相趋,首尾俱到……”在今日云南省境内留下有武侯南征与孟获故事的三处遗迹,在今日四川省雅安市境内留下了武侯南征与孟获故事的四处遗迹。今日宜宾珙县、泸州、耒阳(湖南省耒阳?)各一处遗迹。即,“丞相亮南征,先由越嶲,而恢案道向建宁。”(《三国志》李恢传)诸葛亮率军平定的军旅路线上有七处,李恢案道建宁率军平定的军旅路线上有三处。明朝状元往返于四川与云南走滇笮要冲,从成都——雅安——西昌——云南的旅途路线恰好途径雅安四处,云南三处共七处承载着诸葛亮南征与孟获故事的遗迹的地理位置上。这「七擒孟获桥」究竟是指大相岭山下的「七纵桥」?还是把这七个「七虜七赦」的七个地点用诗来言「七擒」与「七纵」相对,作成「七擒孟获桥」?可能只有去问那个夜宿相公岭时的楊慎状元了!只是,为何诸葛亮在《出师表》言「五月渡瀘,深入不毛」,时为何不言「七擒孟获」?诸葛亮不言「七擒孟获」!《华阳国志》中的「七虜七赦」又是根据什么材料——文字的?语音方言的?历史文献的?坊间传闻的?……这这那那而编撰写成的?这,只有在新的困惑中去问常璩老先生了。
C5026C2C-082C-44FA-B7F0-57C0E65E7FA7.jpeg
138BCE8C-F861-4A01-B6D5-B32E7E0A8A2E.jpeg
5F4B5704-597E-4A99-A3A0-81EF7492DA00.jpeg
C4E9AEDB-A7AD-4C14-A00D-D2936C124B14.jpeg

共 0 个关于研究孙(七十六)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7-18 10:32:1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