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653

研究孙(十三)

跑步哥 于2019-2-11 21:14:5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活动推荐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跑步哥 于 2019-2-12 11:20 编辑

研究孙(十三)
说相声「逗乐子」的,逗了一个「丛」字,把「丛」逗成「双人床」的语音。汉字博大精深,笑?或不笑?或忍住不忙笑?或在心里头品尝美味般的慢慢笑?……反正这一声哈哈哈!你可以用耳听,也可以自己用口发个类似的笑声,感受到逗乐子的乐趣。《说文》:“人,天地之性最贵者也。”顺着「丛」是「双人床」之逗,那「亼」又是不是「单人床」呢?上世纪工厂宿舍里都是单人床,那句时髦的话:“两张单人床一拼就是结婚的双人床!即:亼+亼=丛。有的工厂是大连铺,一张连铺少则五、六人,多则十几人,还有上铺、下铺。座火车硬卧,还有个中铺……这又该用什么字来概括呢?字典里应该有?还是应该没有呢?反正是个乐字,有,可以乐,没有,可以逗乐,比如:「亼」字可以逗个“好寂寞”。「亼」,确有其字,两种写法,人字下面加一横是其一,入字下面加一横是其二。当然还有其三,人字上面加一横,若拿来逗乐子,就是有人钻到床底下去了,影视剧里常出现这种镜头,只是钻床脚的原因各不相同而已。《汉语大字典》(徐中舒  主编)中的那个逗乐的双人床「丛」字是「叢」字的简化字,字义有七,其一为:聚集。《说文·丵部》:“叢聚也。”其三为:泛指聚集在一起的人、动物或其它东西。这个意思就十分古老了,《易·系辞》中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哲理也好,逻辑也罢。如何分?又如何聚?这可能就是数学问题了,人口、物质、生产力……形成数学符号便是抽象的用符号来演绎的这这那那、形形色色……。《汉语大字典》中有「亼」字,字同「集」,读:“若集。引《六书正譌·緝韻》:“亼,古集字。指事。凡會合等字从此。”看来,上世纪工厂单位的职工结婚时把单人床拼合成双人床——亼+亼=丛,还真是巧合若集!若全用「亼」做成的若集?真的又是偶合了「好寂寞」的数学「集合」,亦是无巧不成数了。研究汉字起源的多从「象形文字」为先声作起,也有人从数学开始。字圣许慎的《说文解字》的第一字就是个「一」字。这个「一」字究竟是「文字」?还是「数字」?还是二者兼得?就像量子力学的「波粒二象性」?汉字起源又会不会与数学相关?又可不可象数学那样提出各种猜想?用证明猜想的方式去求个12345……?比如这「亼」字的形象,「人」是悬浮在床:「一」字的形象上面的,就像「P」图不到位,「人」字若是不悬浮与「一」则构成三角形……若「人」的两足夹着这个「一」一足旋转、一足绕行,则这个「一」就成了圆的半径……这似乎又回到诸葛亮的鱼腹八卦阵的阵形了?又似乎回到「雷夫子」的三根棒棒?把这三根棒棒上刻上奇偶的符号拿去和武侯的三枚外圆内方的「马前课」铜钱引入数学思想去较量一番?又有什么问题呢?
   「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不毛」何地?又如何引伸为为《公羊传·宣公十二年》:“君如矜此丧人,锡之不毛之地。”按《古今汉语成语词典》(山西版)释意:“指不能生长植物的地方,形容荒凉、贫瘠。”如此言之,武侯南征深入荒凉、贫瘠之地谓“深入不毛”?如此言之者多矣!只是既言之者又往往不言如此而已武侯该六军未动,粮草又该先行多少呢?又该需要多少间单人床?又需要多少人运送粮草?多少人背行军单人床?明状元楊慎在「徙阳县辨」中考辨今天的雅安市天全县时对“大言者指‘六经’为糟粕,”皆用“吁可畏哉”而概之!试想一下,武侯为何要引用五经之列——《春秋公羊传·宣公十二年》中的「不毛」二字来作成一对——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宣公十二年有庄王曰:“弱者吾威之,强者吾辟之,是以使寡人无以立乎天下!”武侯的《出师表》自然是北方曹魏为强,南方的孟获自然为弱了。“弱者吾威之”又何来军功?又从何处入越雋郡?南征军旅又深入到越雋郡多少里路程?在武侯南征李恢军功居多的史料文字记载的背景下,又有,丞相案道越雋,却又久无消息之文字描述相佐的态势下,进入越雋郡越深就演绎成武侯南游了。若再渡金沙江深入云南,可能就有跨郡旅游之嫌……人字上面一个一字,字典里有,逗个「钻床脚」的乐子,虽不可笑,但”大言六经为糟粕。”也只有钻到床脚下去想想何为「深入不毛」了!

共 0 个关于研究孙(十三)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2-11 21:14:5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