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6242

研究孙(五)

跑步哥 于2019-1-10 22:29:5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活动推荐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跑步哥 于 2019-1-11 20:22 编辑

研究孙(五)
学数学的确很难!想学数学,至少要了解一下《数学是什么?》(胡作玄  著):“对任何人来讲,数学的最大特点是数学的难解性,不仅对非数学家,其实对隔行的数学家也是如此。”想了一下,说「学数学不再难」?可能是要和学几何学的配成对子,一个是给你三个硬币,另一个是要收三个硬币。只是币值是个测度而已。因为数学难学是实,需要用钱币刺激不虚。故而「勒贝格积分」也是用计算钱币来刺激你学习数学。这比用三个硬币的多了许多许多的诱惑,又咋过不知难而上呢!当把由直线、曲线构成的积分图用计算一堆堆钱币来引导你学习数学时。久而久之,当把这「勒贝格积分」整成一张挂图来增强学习兴趣时,无论你挂在墙上、放在床上思考时,总是会有这些直线、曲线变成了一堆一堆的钱币的幻觉。当然,能不能把视频中的堆成了墙的钱币和堆积成了床的钱币看成是由直线、曲线绘成的「勒贝格积分」挂图、平面图?可能是「人生几何」的数学问题了。数学难学,却是深入到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使你又不得不学的一门科学的学与问。
   「勒贝格积分」为何要用钱币来刺激理解、记忆?《数学手册》中由「勒贝格积分」进入到无限维的「希尔伯特(H)空间」,由此又给出了类似的「商高定理」。商高二字虽不是钱币,却往往让人望字生义成为“商业”、“高明”、“高智商”……之种种比钱币更胜一筹的意境。收藏了一本旧的《数学手册》是1979年第一版,书的主人卡了小纸片,上有几字:“勾股定理也”,前几年买了本涨了价的《九章算术》,上面确是有「商高定理」一章,章中也却有勾股二字。想下苦工夫的心情一下子又冷了,学欧氏的几何,他给你三个硬币,而小学的课本上是孔氏授学一次十条牛肉干。进入二甲的人,有的是时间去想解决问题的笨办法。比如,可以用一堆方块汉字来代替一堆钱币去思考「勒贝格积分」的直线、曲线是为何要如此描绘?描绘一通是要解决什么问题?结果又如何?用「五月渡瀘」之「瀘」试一下,先查《汉语大字典》中的「盧」与「瀘」,「盧」属「皿」字傍、字有「黑色」之义。「瀘」从水傍,字义第一为:“古水名。泸水,又名泸江水,指金沙江下游的一段。”一,「五月渡瀘」从宜宾屏山上溯金沙江至西昌換算成军资钱币堆砌「勒贝格积分」挂图。二,雅安姚桥高颐阙的碑刻上也有「盧」字,此「盧」从「皿」傍,由造字而悟为黑色容器,「虍」与「虎」同,应是崇虎部族。有山必有谷,有谷方有水,没有水的谷也叫干河谷。「五月渡瀘」从成都——雅安——西昌换算成军资钱币堆砌成「勒贝格积分」挂图。两图比对,自有分晓。
   前几月微博上见有指责公路牌上有雅安芦山之「庐山」去蹭江西「庐山」。查了一下字典,「庐」是「盧」的简体。故,雅安芦山之芦的前生确是「盧山」之盧。为何又称之为「盧山」?从黑色器皿而悟之,青衣江流域在新石器时代就有黑色的陶器,至今,雅安的荥经砂锅也可以说是黑色的器皿。是否存在着依山傍水而居且由制造和使用黑色器皿而成为「盧」的过程?再由「盧」而山、由「蘆」而水?故「五月渡瀘」是金沙江之「瀘」?还是青衣江之「廬」?是否可以引入数学的几何来如何不如何呢?
   忽然想起一句诗:“不叫胡马渡阴山”。故「五月渡瀘」是渡山?还是渡水?从数学的概率角度看,山与水各占百分之五十。把文字、地方史料引入学几何学,谁会给你六个硬币呢?牛肉干能省吗?
5727EE95-D496-4348-B203-8E6521FC6F03.jpeg
7E21D8AE-A083-4EC3-8809-2D9408E500ED.jpeg
E82964DA-29FC-4377-9A74-4D31A2CADAFB.jpeg
3E1C1B05-19F9-4B89-AC02-BBFB3A83F3B1.jpeg
DBCDE4F5-225A-4E5D-A65B-CE1DD88C05B9.jpeg
76F49326-D0B7-4A67-9B2B-D9EF8304E070.jpeg

共 1 个关于研究孙(五)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9-1-10 22:17:51

跑步哥  发表于 2019-1-10 22:29:51   来自于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字也有黑色的字义
71FD1DD0-C64E-4FB6-8960-746F778FC732.jpe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