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活动推荐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南明永历和清朝乾隆的芦山县儒学记铜印 芦山县儒学记.png 图片1.png
清朝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字7584号)乾隆礼部

共 8 个关于南明永历和清朝乾隆的芦山县儒学记铜印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8-12-14 10:38:45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1-3 08: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如歌四川 发表于 2018-12-25 11:30
吕老师好!有没有关于雨城区沙坪镇这一块的史料?小时候,听老人讲过沙坪有一个较罗子舟的人很有名,后面在 ...

是啊。他是袍哥,辛亥老人,组织雅安保路运动,围攻雅安清军。1984年,被评为辛亥老人。

1950年,他护送辛亥老人尹昌衡在西昌投奔贺国光,死于乱军之中。

羊仁安除指派20多个人专门押送12个马驮子,“照顾”9个青年女子外,并令陈志强:“无论何人都不能夹在马驮子中间走,以免误事。”羊仁安的意思很显然,是防止那些滥兵趁机找9个青年女子的麻烦。有几个开初还争着向马驮子中间蹭的兵,在陈志强的劈头几皮鞭下,乖乖站到远处以饱眼福,一路上还算平安。这窜长达两华里的蛇行队伍刚走下一个山坡,没想到罗子舟那位桀骜不驯的孙女骑马在马驮队中间横冲直撞。

据咏春门长者介绍,冯少青在川中最硬一仗就是围捕四川雅安义字旗袍哥首领罗子舟。

罗子舟精通少林拳,是川中公认的武艺超群的硬手。当时光绪皇帝的师傅曾壁光是川南洪雅县有名的富豪巨贾。罗子舟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带领手下10来名兄弟潜至曾家,与曾家众保镖恶斗,曾家死伤多人,终于被罗子舟劫掠一空。此事传到京城,皇帝下旨限期破案。于是上川南分巡兵备道黄炳琨会同名捕冯少青缉拿罗子舟。后来,冯少青在峨眉山巅的“金顶”华藏寺遇到罗子舟,把罗子舟逼围在海拔3600多米的舍身岩上。冯少青一马当先直取罗子舟。在舍身岩的悬岩边,罗子舟摆出含机桩,利用五峰六肘之力迎战冯少青。冯少青马上朝面追形,放蝴蝶双刀于地下(此乃武侠遗风),引出问路手,寻桥穿掌化7字连环扣,伏住罗子舟双臂,使罗子舟无从发力,然后马上化三下杀颈手斜杀罗子舟颈部(咏春法门也,一朝得手必连发数招),使罗子舟一阵昏黑。说时迟那时快,冯少青马上又使出逼步移角马,食住对方下盘同时批肘,硬生生地把罗子舟打下3600米的舍身岩。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8-12-14 10: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明“芦山县儒学记”印 耦质,长方形,椭圆
柱形柄,印面长8.2.宽4.8、星1.1厘米,印柄
高8、上径2、下径2.7厘米,印文九柱篆朱文,
六字双行。印背镌铭文,左边款竖刻:“芦山
县儒学记”,右边款竖刻“永历十年十一月口
日,礼部造 礼部造”三字另提行;上边款横
   刻:“永字肄千壹佰叄拾捌号"(图一,2)。
   此印为1989年2月16日沫东乡农民卫
   国生在芦山县城南门外青衣江中淘金所
   得,交献我馆。
     永历为南明桂王朱由榔年号,永历
   十年即公元1656年(清顺治十三年〉。
     从《芦山县志》记载及县内现存文物
   可知,芦山县在明耒清初数十年间,先后
   为张献忠大西政权、南明永历帝及吴三
   桂啟政权统治。此印为南明永历政权礼
   部颁发,对研究南明史及地方史提供了
   很好的实物资料。
(周曰琏)
在吴三桂军由贵州进入云南以后,四川的清军防御力量是相当单薄的。李定国在放弃昆明时决策向滇西撤退,没有带领主力由建昌入川,是一个重大失策。在这以后,四川大部分地区有半年左右时间仍然在明军控制之下。1659年(顺治十六年)七月十一日,清四川巡抚高民瞻依据川陕总督李国英的指示,派出军队由保宁出发,先后收取灌县、绵竹、什邡、汉州、简州等地,二十六日进抵成都,守城的明朝总兵刘耀、杨有才、曹昌祚、陈安国、赵友鄢等杂牌军队自动撤退,清军就在当天进入“满城荆棘”的省会成都①。



上文已提及早在1659年闰三月间,明庆阳王冯双礼率领进入四川建昌的军队,由于部将狄三品等叛变,活捉冯双礼向清方吴三桂投降②。1659年九月,清“川陕总督李国英疏报,收复嘉定一路,招降将军杨国明、总兵武国用,各州县伪官皆缴印投诚”③,

“芦山武义将军杜学率所部伪官六十余员,兵二千余名缴印投诚”。④
    武义将军,明朝武官散阶名。三十阶之第二十五阶,从五品,升授。
芦山县儒学这个南明永历官印,大约就是1659年,投入芦山河的。这个官员大约没有随武义将军杜学投降清朝。

十月,“四川巡抚高民瞻奏报:伪侯郝成裔、伪伯陈建等谋诛首逆高承恩献土投诚,及伪文武官八十员各缴印札来归,川南底定。”⑤这些事实说明当时四川省内的明朝军队为数尚多,控制的地区也相当可观
岁月如歌四川  发表于 2018-12-25 11: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吕老师好!有没有关于雨城区沙坪镇这一块的史料?小时候,听老人讲过沙坪有一个较罗子舟的人很有名,后面在翻越大相岭的时候死在了路上。
岁月如歌四川  发表于 2019-1-10 13: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分感谢吕老师。还有下文吗?还有关于19世纪初雅安沙坪场李氏的故事吗?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1-22 08: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如歌四川 发表于 2019-1-10 13:50
十分感谢吕老师。还有下文吗?还有关于19世纪初雅安沙坪场李氏的故事吗?

岁月先生,找到一点点,看是不是。如
《大西通纪》,作者失名,审是献忠战友逃死遁世后所写的私
史。原叫《劫余传信》。一九四二年,我闻雅安沙坪场李氏有人善谏
献忠事,自言世守此书,不肯示人。我托人往其家抄回。只二.
卷,记献忠经历,文殊简略。但有许多处是过去封建史学家所未
说到的,如:张献忠曾在成都四郊荒芜后办过屯垦;招抚沿土司
若干部;破泸州后整饬军纪;用骡子载西洋教士铸的大铜炮去轰
反叛的赛堡等。

关于张献忠史料的鉴别

任乃强



  关于张献忠的史料,是为历来封建史家出自对农民革命领袖
的诬蔑,搞得最为混乱不堪的一种。我自一九二七年开始搜求有关
张献忠的书史迄今,合方志计,约在百种以上。根据我个人的体
会,这些史料大约可以分作四类,现列举于后,以供大家参考:
  

第一类,为作者自记亲身经历,实见实闻的原始资料。这类
史料属于第一手资料,是我们研究张献忠问题的主要依据。如
《大西通纪》,作者失名,审是献忠战友逃死遁世后所写的私
史。原叫《劫余传信》。一九四二年,我闻雅安沙坪场李氏有人善谏
献忠事,自言世守此书,不肯示人。我托人往其家抄回。只二.
卷,记献忠经历,文殊简略。但有许多处是过去封建史学家所未
说到的,如:张献忠曾在成都四郊荒芜后办过屯垦;招抚沿土司
若干部;破泸州后整饬军纪;用骡子载西洋教士铸的大铜炮去轰
反叛的赛堡等。一九四九年,我又在德格八邦寺发见了他颁给该
寺“援则营总兵关防”金印,和看到《圣教入川记》,证实了那
部书所说是可靠的。《传信》这部书的短处在于,记的只是统治
阶级的行动,全未说到下层社会的情况。
   《圣教入川记》,我是在一九四四年看到的。利、安两个西洋
教士,自张献忠称帝那年被接去,直到献忠被清军射死时都在献
忠身边。献忠卫队溃散后,他二人才转入清军手中。这书所记甲
申至丙戌三年成都的事比较可靠。但存在以下几个问题:(1)献忠只叫他们治历和铸造,未让他们参与大西朝军民诸政务。〈2)
所记献忠的惜况,只一部分是亲见的,另一部分是从教徒大臣那
里听来的,应当分别看持。(3)他们是用传教世的眼光看待中国
的农民革命英雄的,因此对于他们的一些认识和观点必须加以分
析。例如说张猷忠乙西年以前是彬彬有理的,乙酉年以后就成为
一个暴乱无状的狂人了。这究竟是张献忠思想性格有了变化,抑
是这些外国基督教徒情感和认识上有了变化还须进一步研究。
(4)原书是用西文写的,上海教会翻成中文时,译笔文字难免
有所歪曲。现在四川所见本,又是一九一七年川东传教士铎古洛
东翻印的。他据《明史》加了校注,可能有所增删。例如,在甲
申年冬至节的大宴会后,教士巳经用“智识宏深,决断过人”
和“天恣英敏,足智多谋,其才足以治国”赞扬献忠。跟着却
说* “然有神精病,残害生灵,不足以为人主” °试问,那时他
们刚才会晤不久,正是全川归心的时候,何得就说他“残害生
灵” ?又何由就说他“有神帝病”?更何至有上下两句如此矛盾的语
盲!举此一例,已足见它虽属第一手资料,却也有第二手插入,
引用不能不慎。(5)他们是脱离注会下层人民生活的窩级传教
士,因此关于下层人民生活的记述,可信的资料不多。
   《欧阳遗书》,亦叫《蜀乱》。是广安生员欧阳直记叙身经
目击四川三十五年(1627—1661)战乱的真事。他二十二岁时中了
张献忠的进士,派在光禄寺任职,又调东平府再转到骁骑营。刘
进忠叛献忠降清军时,他乘乱逃回广安,想率眷买舟向重庆。屮
途被摇黄镇西王邢十万的兵捉获,得充头目两年。后逃就明军,
经驻合州的巡抚马葩委作安居县令。因县民密告要杀他充饥(丁
亥年〉,又逃到嘉定给杨展管钱粮。吴三桂率清军取嘉定,也用
他办钱粮。刘文秀自滇入川赶走吴三桂•仍用他办垦务。清军取四
川,总兵龙購守嘉定,仍用他主文书(癸己年)。刘文秀再次入川(丙申年)又拜他礼部仪制司主事,办蜀王府文牍(丙申邠)0
后随刘文秀回云南。文秀死,王妃仍留他教世子。清军大举入滇,
他随世子走永昌。永历帝入缅甸,他逃匿蛮筲屮。以后复出仕于
清,卒于楚雄。他自言二十余年,转仕于大西、明、滇、清诸将
间,历数十官,倾家十余次,流转数千世,七次娶娄。晚年写这
部书,教子孙知作人之难。他对当时各统治阶层与下层社会全是
了解的。自己始终居于两阶层间。但他对于任何人都无眨词。只
自己老老实实说自己的遭遇》可惜未把下层社会的具体悄况写出
来。由于他的历史这样复杂,所以他的子孙不敢暴露。至道光二
年(公元1822年),他的第五世孙欧阳鼎才在成都公开梓行。我
曾见过三个版本,文字皆同,是研究张献忠与其部属李定国、刘
文秀等史事最好的一种史料。
   《荒书》,新繁费密著。有康熙六十年席祸山人史照序。费密
字此度,清初诗人。与孙星衍、王渔阳等以诗文相敬重。家为新
繁大姓,父子皆名士,任侠,为乡里所垂,初亦为“犬西顺民”。
乙西年(1645)因农村坏乱,率族造反,上什那高駅关依李调燮,
在后山垦种。调燮以人为粮,密更投嘉定杨展。因放诞屮谗,遂赴
滇仕。康熙八年(1670)还蜀撰此书。赴滇途中为黑彝奴隶主所
掳,腹出时巳跛,故时称“费瞬子”。有自序云;“别书所载,
或冇异同。盖知者不能言,言者未能悉。此历代野史稗官,足备
正史取材而密荒书所由作也沪ₒ但当请修明史,求书时,他不肯
献,并嘱子孙秘藏之。据他儿子锡琮跋成书吋,费己“年近六十” O
后虽遍游南北,迄未仕清。所云“别书”,据锡琮校语,系指不
同意《绥寇纪略》谓献忠“诛于盐亭”,与谷应泰《明史纪事本
末》“谓献忠病死”;在跋语中,还揭发“吴继善降任礼部”,
与沈荀蔚盗剽其书等事,(详锡荒跋)足见其书所载是可靠的。
其不愿示入者,为其事永历帝,而文直,惧以书贾祸耳。就文字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1-22 09: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如歌四川 发表于 2018-12-25 11:30
吕老师好!有没有关于雨城区沙坪镇这一块的史料?小时候,听老人讲过沙坪有一个较罗子舟的人很有名,后面在 ...

第一节 顺天军两战名山      沙坪场的李桂元及李乐偕

  清咸丰十年(1860)三月.顺天军(李、蓝起义军称号)首领蓝朝珮、何崇政等人率数万
大军进军蒲江的大塘铺、甘溪铺、陈家营,邛崃的夹门关一带后,蒲江文生邓云宵、郑子明
闻凤响应,随即组织一支IS听蓝、何倜遗的“兴汉军”打入名山县.二十吕,百姓香花證酒,
迎接义军入城.
  三月十五日,”兴汉军”头目邓云関等人到义军大营,与蓝朝鼎、何崇政密商攻打雅州
城计划.邓表示愿以*•避难”为名,満入雅州府串联沙坪场的李桂元及李乐偕,由二李带领
••兴汉军”弟兄,假扮地方团勇到雅安援守城池,借此诱何知县岀城“点团”,乘机捉杀,趁势
夺取雅州城.后为清军暗探获悉•二李被害,计划落空.
  闰三月二日•蓝朝輸、何崇政亲自带兵进攻名、雅交界的金鸡关。雅安知县何耐勛,用
重金招募建昌烟帮李拐耙等四百人•配合守城民团与义军接战关前,蓝、何诱敌于名山城
西之梨花岗,兵分三踣合击•一路出龙奠桥抄其后路;一路出挽澳桥击其侧翼,一路从正面
猛攻*守军和烟帮在义军的三踣合击下•全部被歼'吏目孔昭其,忠义勇头目李顺有、万洪
献战死,团总王克谟中弹丧命.是日,义军以一干骑兵,一万步卒大举攻关,由蒙泉院及大
小SE 口绕入关后•乘势下姚桥,直抵沙溪口、靑衣桥.
  闰三月十二日■蓝、何义军因数攻雅州城不克,主动撤离名、雅.转战于峨尼、洪雅、眉
山、邛眯、大邑、崇庆尊县.
  咸丰十亠年(1861)六月,何豪政率师自崇庆经大邑、邛崃南下再攻名山,兵驻大塘、甘
溪等地.新任名山知县胡寿昌见义军又一次威逼县境•连忙案告雅州府及建昌道,调兵援
助.亲率名山清安、清定两军及民团进驻莲花场,派高桂、杨廷梁带队至李砖房,疑包带队
至茅家河布防堵击.
  义军进逼名山边境后,何崇政不断以小部队袭击胡寿昌防地•这时•清军、民团经过多
次战斗.军需巳逐渐困难,在府州不拨付钗粮的情况下,胡寿昌将所需军箱硬性雄派到里名山县志


甲,引起抗粮抗捐事件不新发生。兵勇、民团食用无着,便抢劫百姓。建凸道派到名山参战
的阜和、保安、宁越各营•自动从前线撤至新店子一带,大暉掠夺民财•廖场百姓不塔苛扰,
被迫起而反抗•有一百多人,在团首胡国桢的带领下投奔义军。
  何崇政从胡国桢口里,获知胡寿昌向府、州请兵的情报肓,与军师李御风等人商议,趁
敌人援兵未至•军心动播,民心不安之际•乘虚进入名境.
  六月初八賞昏,何崇政假清军都司关智林兵符,打看清军旗号•智取了黑竹关,在太平
场和百丈关的东河桥与胡寿昌率领的清安、清定两军,团总樊包统率的民团发生激烈战
几・十七日•双方主力部队又大战于踏水桥,由晨至午•各伤亡数百入。后,何崇政亲率一
支锐队,从侧翼拦履冲击,将胡、變军截为两段•击毙队长'卢尔僖。民团不支,四散奔溃.当
晚•樊包败走车岭•胡寿昌退到双河•继而叶恒宜、万世伦、高人杰率残部至车、双会合•一
齐向蒙山逃窜。次日,逃上山顶,何崇政领兵追至•将他们围困.两天后,困守在蒙山的胡
军残部粮會罄尽,日以山果、野菜、瓜藤充饥.被團至五天•胡见部队已丧失斗志,又无援兵
相助,曾投水自杀未果。直到六月二十一日凌晨,趁大雾从蒙山西北林间小道逃出重围,下
至姚桥,正遇雅安王孝廉带团经过,遂合兵一处,进至飞来岗。是夜,宿营谢家坝,胡寿昌忧
患成疾,竟卧床不起.
  七月初.胡寿昌请得守备万全荣到名山助战,协助胡寿昌重新编制队伍。将原四喟团
队改组成七个战斗队,并新配抬枪、营枪和火標三种火器。第一队为抬枪队,第二队为营枪
队,选有胆力的人充当枪手,每人发抬枪或营枪一支•第三队为长开队,每人发八尺长矛一
支,矛头用上铁制成,矛杆用坚实老竹剖合,外缠麻绳,厚涂生漆•第四队为挡耙队,每人各
配丁形挡耙一支,以利刃作耙齿.以坚木作耙柄,专防对方长矛进攻•第五队^/抬牌队,每
人配短刀一把・ri牌一个,牌宽一尺,长二尺一寸,前画虎头.后钉挽手.上阵时,左手执挡
牌,右手握短刀•与长矛队、挡耙队互相配合,进逋攻防。第六队为大炮队,炮身选用坚硬巨
木断剖•挖去中心,内安铁胆•外用铁叶固牢,上涂生漆,旁留火口,使用时以铁丸、铁棱作
弹子,每炮装子弾二粒,盛火药四斤四两,用于轰击对方密集部队及坚固堡垒,第七队为火
镖队•镖呈圆柱形,长纟須爪尺(加上木柄长度),口径一寸八到二寸二•外实内空.荊尖后平.
筒心装填火药,尽部有引线六股直通药室,畅放时,置于三叉支架上,借火药燃烧的推力.
射出火標•专毁对方营寨。这时,雅安知县何鼎勋听说义军进驻名山,也欲去之而后快,采
纳了文生陈强的计谋•大董收集巴豆等药物,捣碎装入麻袋•投入名山河上游,义军和百姓
伏水后,吐泻不止,死者甚众.七月底,义军被迫撤出县城。胡寿昌与何帰勋为争夺“光复
名山”首功,各领本部民团齐向名山疾进•两军在县城西郊遭遇.互不相让.右山团队在制
奇点施放大炮•炸死雅安团丁十余人•混战一场,何崇政得知.乘隙回师•击溃了胡、何两
部•始从容退至和埴尚、新店子、中峰安营.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1-23 08: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如歌四川 发表于 2019-1-10 13:50
十分感谢吕老师。还有下文吗?还有关于19世纪初雅安沙坪场李氏的故事吗?

芦山野史之雅州芦山精忠山和陈近南芦山野史之雅州芦山精忠山和陈近南
百度不识陈近南 互联江湖也枉然
这事情,是致公党保守百年的绝密,机密


吕国宾  发表于 2019-4-7 20: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顺治七年 公元 1650年 庚寅年。天下大乱时候,芦山差头张荣,引诱董卜韩胡占据芦山,张荣做千总,芦山的钱粮府库都入董卜,生杀三载。这个时候,袁韬,武大定割据嘉定,雅州。张荣又致使董卜出夺雅州。雅州游击将军文允元追到飞仙关,兵寡,不敢追,到嘉定找袁韬的援兵,发张左协,一路从飞仙关佯攻,一路从罗城新路出清源,拦腰遮杀董卜,宣慰蛮官仅以一个人逃命。张荣全家在小关子自杀。宣慰蛮官也没有儿子,以鱼通的外甥掌舵董卜。他的外甥生乌儿结和坚参朗结两个儿子。乌儿结掌舵,脾气暴虐,被坚参朗结谋杀。囚禁乌儿结的儿子在高寨,不见天日。六村头人杀坚参朗结,乌儿结的儿子也病死。

董卜通事杨玉泰在杨土司指示下等招来沃日土司占据穆坪,高土司找来瓦寺的土司杀到沃日土司老窝。



杨土司在西藏找到做喇嘛的坚参朗结的幺儿子坚参雍中七立,再请四川巡抚请命于朝,立雍中七立掌舵。董卜这就安定下来。雍中七立康熙五十二年(1713),调镇铜巢,阵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